多甜之秋

[修伞]对方想和你谈恋爱并向你扔了一条狗

*有乱七八糟的私设,一切为了剧情

 

S

 

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苏沐秋搬了新家。

新家所在的小区有点老,但环境不错,位置也好,不仅周边有超市公园,步行十多分钟还能到新建的地铁站。苏沐秋对此满意极了,并很爽快地交了半年的租金。

送走房东之后,他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屋子,准备去楼底下扔垃圾,结果没想到一开门就被一只热情摇尾巴的大狗扑了过来。

“哇哦!”他不由自主地惊叹了一声。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苏格兰牧羊犬,应该已经成年了,毛发浓密油亮,耳朵支棱着,眼眸有神,看起来精神又健康。苏沐秋不是看见可爱的小动物就走不动道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见这只狗狗就非常喜欢,甚至头一次有了种想要尽情撸狗的冲动。

一定是它太漂亮的缘故!

“你真漂亮,我能摸摸你吗?”苏沐秋问它。

大狗哼哼唧唧地叫唤着,一边撒娇一边在苏沐秋身上蹭来蹭去,非常期待与他互动的样子。这让苏沐秋不由的丢开手里的垃圾袋,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大狗的脑袋,见它没有躲避,他彻底放下心来,捏了捏它的脖颈,又继续往下游走,路过它厚实漂亮的饰毛时还格外偏爱地乱揉了一通。

不夸张地讲,这只苏格兰牧羊犬的手感就跟它的外表一样——非常的棒,凉凉的,很顺滑,并且一点也没有打结的地方,苏沐秋从它的头顶顺着脊椎摸到尾巴尖,一点也没有磕绊。

而很快,过完瘾的苏沐秋终于恢复了理智。

能把这只狗养得这么好,主人家一定十分用心,它就这么跑过来没问题吗?

不会正在焦急地寻找它吧?

“你从哪儿来的啊?”他把门打开,疑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对门家的门是开着的!

看来是门没关紧,导致聪明的狗狗偷跑出来了?

苏沐秋走到邻居家敲了敲门。

咚咚咚。

咚咚咚。

没有人回应。

他扭过头看了眼那只狗狗。对方并没有跟过来,正乖巧地坐在苏沐秋新家的门口,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他,像是在问“你跑去那里做什么呀”。

苏沐秋敲门的动作迟疑了一下。

难道这不是邻居家的狗?不该的吧……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原本还优哉游哉的大狗仿佛得到命令一般,突然站起身,闪电一样窜进了半掩着的房门。

因为惯性,这下门彻底打开了。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心情复杂地跟了上去。

“你好?”他试着打了个招呼。

他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应。

然而他话音刚落,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便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哦,你好啊。”

那人说完这句话后,像是发现什么令人惊奇的事物一样,突然又轻轻地“咦”了一声。

 

搬入新家的第一天,苏沐秋认识的第一个人,是他的邻居。

邻居叫叶修,据他所说,刚才是出门买烟了,忘记关门。

“谢你了,还把这烦人精送了回来。”叶修客气地请他入座,顺手递了根烟,“抽吗?”

“不了不了。”苏沐秋笑着拒绝。

“哦。”叶修动作顿了一下,把自己嘴里叼着的烟熄灭放到了烟灰缸里。

大狗在此时又亲亲密密地蹭了过来,下巴搁在苏沐秋腿上,嘴里呜呜地撒着娇,温顺又黏人。苏沐秋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一边儿玩儿去。”叶修显然有点看不上它这傻乎乎的样子。

大狗抖了抖耳朵,继续傻乐,不仅把主人的嫌弃当耳旁风,还开心地舔了舔苏沐秋的手掌心。

叶修眯起眼睛看它这没出息的样子。

“呜呜呜。”大狗仿佛感觉不到身上的视线一般,尾巴甩得更加欢快了。

叶修真情实感地在心里念了一句“傻狗有傻乐”。

苏沐秋则完全没有闻到这股修罗场的香气。俗话说,撸狗是会上瘾的,但在狗狗的主人面前,苏沐秋还是想尽量压抑住自己手痒的冲动。

“它叫什么名字啊?”

苏沐秋问道,一心两用地拨了拨大狗尖尖的耳朵。

“呃,”叶修想了想叶家养着的小点,说:“大斑,斑点的斑。”

大斑?

苏沐秋揉了揉狗头。

“你的名字跟你一样可爱啊。”他笑容明快,“大斑大斑?”

大斑高兴地“嗷呜”了一声!

 

Y

 

叶修。

或者说前面还可以再添上两个字,哨兵叶修。

突然有一天,他毫无预兆地穿越了。

新世界没有哨兵,也没有向导,相对而言还算是和平,然而人们跑个五千米至少需要十来分钟,从三米高的楼上跳下去纯属作死,战斗力堪比国家兵器的哨兵如果不稍作遮掩的话,在这样的世界浪起来简直像是深夜里的探照灯一样显眼。

正因为这样,在叶家凭空出现的他,在经过了最开始那段兵荒马乱的时期,终于成功说服了“父母兄弟”,得以一人搬进了这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养老小区,心安理得地宅着。

普普通通的游戏宅男——这是叶修对于自己的最新定位。随遇而安又心无大志的哨兵很快就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之中。

值得庆幸的是,他是难得的精神力十分稳定的哨兵,一般情况下即使没有向导的安抚也能平息属于哨兵的情绪暴动。当然,偶尔也会有难熬的时候,但是好在他本身就不是攻击性强的哨兵,作为依赖对象的烟草能够暂时缓解这种暴躁的状态。

叶修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就只能这么和烟草同志相依为命了。

有点丧,但琢磨之后,他又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一个大大的flag。

因为就在叶修这么想过的那个的午后,在他去超市买烟的路上,突然间、毫无准备的,他心中已经持续快三天的攻击欲望像是被清凉凉的流水抚过一般,心满意足地缩回了哨兵的大脑深处。他的情绪重新变得稳定、平和。

在清晰的感受到这一切的瞬间,淡定如叶修也难免傻愣在原地。

半分钟后,他的视线落到了远远的高楼上。

像是大狗闻到了香喷喷的属于自己的肉骨头,哨兵对着远处的楼房眯了眯眼睛,随后便像是猎豹一般,携着呼啸而过的风冲了过去。

 

“对了,你从哪儿来的啊?”

叶修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个年轻人的声音。

清澈悦耳,十分有活力。

他几乎下意识地就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听觉之上。哨兵五感发达,即使站在楼底下也能听清几十米远的声音。叶修几乎可以想象到年轻人是怎样的亲切友好,而自己的精神体——一只苏格兰牧羊犬又是怎样没出息地哼唧哼唧地撒着娇,完全有负于战斗时精神勃发、英姿飒爽的帅气模样。

他听见了脚步声,然后是“咚咚咚”的敲门声。

“你好?”年轻人的声音充满了试探的意味。

哨兵三下五除二爬上十四楼,看着年轻人的背后,语气懒散地开口。

“哦,你好啊。”

 

名为苏沐秋的新邻居显然有事要忙,在他家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大斑,哦不是,苏格兰牧羊犬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但显然这一次不是撒娇,而是因为情绪低落而发出的声响。

叶修良心一点也不痛地吐槽它:“傻了吧,人家不要你。”

大狗嗷呜呜的进行反驳。

“少说两句吧大斑同志,”叶修说,“赶紧把哈喇子收回去。”

大狗继续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叶修懒得理它,但也没把他重新收回来,干脆拿着烟去了阳台。

太阳快落山了,天地间都被染成了红色,一片又一片的云仿佛在火焰中燃烧一般。

“唉。”他叹了一口气。

然后,一只颜色漂亮的鸟雀落在了栏杆上,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他。

 

S

 

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苏沐秋每次出门都有一只大狗在门口期待地看着他。

摸摸我吧~摸摸我吧~

每次都是这样真诚的眼神,以至于苏沐秋每天出门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一摸这只漂亮听话的大型犬。

奇怪的是,这只狗的主人却从来没出现过,仿佛第一天的热情招待都是苏沐秋的错觉。

“大斑,你的主人呢?”

又一次为大斑做了全身按摩之后,苏沐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当然得不到回答。

但是,自从那天起,苏沐秋突然发现除了大斑会每天出现在他的门口,就连叶修偶尔也会出来跟他打声招呼。

“上班去了?”叶修斜靠着门框问道。

“对啊,这么早……你是准备去遛狗吗?”

“没办法啊,这就是它的烦人本质。”

大狗不服气的嗷了一声。

这场面太好玩了。苏沐秋一下子笑了起来。

“你的衣服……”叶修突然又出声提醒。

苏沐秋不解地“啊”了一声,低下头去看。怎么了?很正常啊?

叶修走上前帮他拍了拍腰侧,“这家伙的毛……”低声说着,“以后别让它扑你了,一爪子就是一撮毛。”

两人第一次凑得这么近,苏沐秋看着对方好看的侧脸和长长的眼睫,突然像是卡了的磁带一般,好多话憋在喉咙里却紧张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股奇异的、好闻的气味从叶修身上传来出来,苏沐秋下意识的嗅了嗅,像只觅食的小动物。

“怎么了?”叶修问道。

“有一股味道,”苏沐秋不解地说,“甜甜的。”

叶修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哦,是我新买的沐浴露,味道是有点……”

苏沐秋缓和气氛:“哈哈,挺有少女怀春的感觉,蛮好闻的呀。哪个牌子的?”

叶修:“……”

 

Y

 

叶修再一次确定了,苏沐秋这家伙是一个完全不合格的向导。

“可以通过信息素的改变辨认情感的变化”,这条在他们世界属于常识的知识点,苏沐秋完全搞不明白。

当然了,这也不能怪苏沐秋。毕竟两人关系逐渐亲密的同时,叶修从种种细节中也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苏沐秋,这位不靠谱的向导,应该是婴幼时期就穿越到这个世界了。

他在这个世界作为孤儿成长,然后有了妹妹,有了梦想,有了自己独特的人生。向导的特质让他在这个充满普通人的世界有着极佳的交际能力,可说到底,他对属于向导的一切其实是全然不知的。

然而苏沐秋天赋好,这也是他这颗金子埋没了这么久,依旧能够成功安抚叶修的原因之一。

是的,原因之一。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那就是叶修和苏沐秋两人相性极好,说是绝配也不为过。

 

叶修在原先的世界,其实对于向导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作为工作伙伴来讲,叶修对向导这一群体非常的欢迎,但是如果向导是想怀着和他搭伙过日子的打算,那叶修只能直白地回一句抱歉了。

身为哨兵,不同于其他那些对于向导有着无限渴望的同伴,他就像是一个性冷淡一样从来没有对一个向导产性兴趣,对于一辈子一个人过的未来也不反感,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叶修也没觉得如何,毕竟有无向导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可是,真的遇上苏沐秋这个一点也不合格的野生向导,叶修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控制。就像他曾经开玩笑地说着“我的向导还在另一个世界呢”一样,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叶修发现自己居然真的遇上了他的向导。

不仅他的精神体都选择摇着尾巴舔手心了,就连他的信息素都背叛了自己。

居然变成了少女怀春甜!

这就很气人了!

叶修承认,自己第一眼看见苏沐秋是有一种一见钟情的苗头,甚至看着苏沐秋摸狗的时候差点说出“你摸它等于在摸我,是要负责人的”这样的流氓语录。哨兵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时就是这么不讲理的,叶修知道这件事,但自己真的有一天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对于初次有这样感受的叶修,很难不去压制住这种情绪。

不去见他又如何,那只傻狗难道不是每天都守在苏沐秋门口?

更何况对于五感敏锐的优秀哨兵来说,相隔几米远的苏沐秋在家里每分每秒在做什么叶修被动知道得一清二楚。

就连刚才,明知道精神体的毛发只能在苏沐秋身上残留一小会儿,并不影响什么,但叶修还是下意识地找了借口去亲近他。

 

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就在叶修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电梯到了。

 

S

 

苏沐秋下班回家的时候,在树下遇见了几位聚在一起唠嗑的老太太。

其中一位眼尖,老远就看见他了,还亲亲热热地喊了声“小苏”。

“哎,阿姨。”苏沐秋打了个招呼,“在干嘛呢?”

“聊天呢。说起你跟你邻居家的小叶了,他整天不出门,神秘兮兮的,年纪轻轻的也没什么朋友来找他,我还担心他老不出门会出事呢。”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结果你一来交上朋友啦?看来就等对的人喽。”

苏沐秋失笑。

“怎么可能不出门,他家里有只漂亮的苏格兰牧羊犬呢,每天总要出门遛几次狗的吧?”

“有狗?哪里有狗,没有的呀。”另一位老太太插话道。

苏沐秋认出来这是他们俩楼上的住户,有一只特别活泼的狐狸犬,白色的,算是小区里的明星狗狗。老太太特别喜欢狗,不仅对自家狗好,就连小区里的其他狗狗也很熟悉。

“真的有一只大型犬,特别好看。”苏沐秋替自己的好朋友解释。

“我从没见过的。”老太太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苏沐秋不好再继续反驳了,他无奈地笑笑,说起其他话题。

之前叶修说自己喜欢宅,苏沐秋还以为是开玩笑,毕竟叶修气质很好,不论怎么看都不是那种只在家里窝着无所事事的宅男。

但看来这位真的是特别的宅,宅到家里有一只大狗都无人知晓了。

怪不得大斑看见他就欢喜得不得了呢,毕竟有一个宅男主人,能遇见新事物的机会多少啊。

苏沐秋回到家后,不出意外地看见了蹲守在电梯口的大斑。大斑不是爱叫唤的狗狗,但是因为高兴还是嗷了一嗓子,然后便高兴地贴了过来。苏沐秋摸摸脑袋,揉揉耳朵,干脆也跟着蹲在门口把狗撸了个爽,也算是解压的好手段了。

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响了。

十四层只有自己和叶修两户人家,难道叶修又开着门不管大斑就出门了?

“呀,小苏?”

苏沐秋有些惊讶地转过身:“阿姨?”

“我按错啦。”老太太摇摇头,走出电梯,“怎么还不回家呀,刚才不就走了吗?”

“嗯,这不是……”

苏沐秋愣住了。

“怎么了?”老太太无知无觉地问道。

“没、没事。”苏沐秋声音僵硬,“在门口遇见熟人了,说了会儿话,电梯还没走,您快上去吧。”

老太太笑呵呵地应了一声,离开了。

 

电梯关闭,数字变成了15。

苏沐秋手里握着钥匙,越握越紧,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漂亮的大狗。

大斑摇摇尾巴,亲热地蹭着苏沐秋的腿。

苏沐秋重新摸了摸它的脑袋和耳朵。

是真的,可以摸到,这的确是是一只真实的苏格兰牧羊犬。

那为什么老太太可以穿过大斑,就像大斑是烟雾塑成的假象一般,根本就不存在呢?

 

“进来吧。”

叶修出现在门口,出声说道。

 

Y

 

精神体,换言之就是哨兵向导精神的具象化。它们只有哨兵和向导能够看到,能够触摸到,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跟空气没有什么区别。

那只总是缠着苏沐秋的大型犬自然就是这样的存在。

虽然身为哨兵,精神体不是猛禽猛兽,而是一只苏格兰牧羊犬有些显得不可思议,但是这只大狗“擅长社交,平常完全不显露软弱或攻击性的一面”的特性却十分符合叶修的特质。

这样的存在,按道理说在这个世界只有叶修可以看到,碰到的,但在他出去买烟的时候,因为特殊情况而跑出来的精神体却在苏沐秋的抚摸下得到了安抚。

显而易见,叶修当时就知道了,这位苏沐秋同志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一位向导。

那只对叶修打招呼的颜色美丽的仙八色鸫自然就是苏沐秋的精神体,虽然苏沐秋谈及它时总会说“这是常来我家做客的小朋友”,可这种珍稀鸟类能够在大城市自由自在,显然是因为它是极为特殊的存在。

 

“事情就是这样。”叶修把一切都说了出去。

“哨兵真有那么厉害吗?”

叶修很谦虚:“还好吧。”

“你什么都能听见吗?”苏沐秋很快发现了华点。

“举个例子吧,如果你对着我眨眨眼睛,这个我是可以听出来次数的。”叶修举了一个非常浪漫的例子。

苏沐秋有点想笑,但是他忍住了。

“我们必须在一起吗?”他继续问道。

“那倒不是。”

“你喜欢我吗?”

“唔。”叶修摸了摸鼻子。

而大斑在苏沐秋旁边疯狂地甩着尾巴。

苏沐秋看了过去。

“它为什么要甩尾巴?”

叶修佯作事不关己的样子作出评价:“因为它一直就傻乎乎的。”

“那为什么你突然又变得甜甜的?”苏沐秋忍着笑意继续问。

“你以为你没有变甜吗?”叶修迅速反问。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像是对峙一般,但眼睛中却都带着遮挡不住的笑意。

 

凉凉的风从阳台吹了过来,那只苏沐秋家做客的小朋友也顺着秋风轻巧地飞了进来,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后,稳稳地落到了叶修的肩上。

在苏沐秋惊讶的视线里,仙八色鸫秀气的鸟喙温柔地在叶修脸上碰了碰。

痒痒的,像一片花瓣轻柔地落在了脸上,带着醉人芬芳。

叶修忍不住笑了。

“你看,我们还要互相伤害吗?”他真诚地问道。

 

Y&S

 

你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向导,而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哨兵。

我们天生一对。

 

热度(464)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