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楼诚台】Double Kiss

※楼诚台

※人物存在OOC

※甜甜甜甜甜(大写一千个甜

 

 

#01

 

 

明台身上,很多第一次都是属于明楼的。

 

一点都不夸张的讲,其实就是明楼领着他,一步步走在成长的道路上。

 

第一次提笔写字,第一次学会开车,第一次念出绕口艰涩的法语,第一次成功地在手中变出鲜花……这些都是由明楼手把手地教给他的。

 

——包括接吻。

 

 

#02

 

 

明台学的并不认真。

 

其实他是个极为聪颖的学生,无论学什么都很快。但前提是,这必须是他心甘情愿的,否则,这个极为聪颖的学生,并不介意变得愚笨又懒惰。

 

而他现在就不是很甘愿。

 

明小少爷皱着眉,淡粉的薄唇也抿成一条直线。

 

他坐在明楼腿上,被人紧紧搂着腰,跳不下去,也离不开,只能用面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意。可惜就像他一向喜欢和这个哥哥唱反调一样,对方面对他闹别扭的样子时,也只会觉得更加有趣而已,并不会像家里的其他人一样,看见他皱眉头就会哄他开心。

 

甚至在这种时候,明楼的恶趣味也全都冒出来了,挑了挑眉,轻笑着逗弄他。

 

“怎么,明少爷,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

 

明台自然不会开口。

 

他又不是傻子。这哥的手臂从他的后面绕过,搭在他的肩上,手心挨着他的脸颊,还算是老实,但手指却有意无意的蹭着他两唇合起的缝隙,一副很想进入的姿态。他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给对方进去的机会?

 

真敢伸进来我就狠狠咬一口。明小少爷在心中腹诽着,一会儿又瞪了过去。

 

明楼看着那双瞪向自己的圆溜溜的黑眼睛,则笑得越发好看了。他情绪很少外露的这般明显,所以刚刚弯了嘴角,怀中闹腾得仿佛是刚被抓住的幼兽一样的孩子就怔了一下,歪着头疑惑的看向自己,过了一会儿,似乎是看出他心情还算不错的样子,思索了一番,便扁了扁嘴,露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躲开唇边的手指,凑过来哼唧:“哥,我不要含手指……”

 

“但是你不乖啊。”明楼温声道:“我们之前说好的,你学好才能走,否则就只能一直呆在我这里练习。”他看了一眼对方略微迟疑的神色,收起笑意,垂眸凝视。“……那接下来你乖一点,好好学,我们明少爷聪明又厉害,你努力一点,就很快学会了。”

 

“可是……”

 

可是那是不对的吧。

 

虽然明小少爷任性又自我,被自家大哥养的又有点歪,但他还是知道这样的事是不对的,不是兄弟间可以做的。但明楼的神色太过认真,和他平时做出什么重大决定的模样没有什么不同,明台就说不出反对的话了。说到底,虽说他与这哥经常唱反调,但明楼对他来说意义不同,他其实还是很信服这个长他七岁的哥哥的。

 

况且明楼的选择也很少出错……

 

明台心中犹豫,后半句话便没有说出口。之后他也就再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

 

因为明楼的吻很快就压了下来。

 

明小少爷下意识地躲了一下,然后便被压着后脑强迫他主动迎了上去,没有什么温柔的安抚,在他心中惊慌失措时,属于对方的舌下一秒便挤了过来,紧紧缠住他不放。

 

这是他第一次和别人唇舌相依。

 

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是属于自己的口腔,但现在却是满是大哥口中常有的淡淡茶香,那条不属于自己的舌头在他的口中任意扫荡,却又像是动物标记自己属地一样,认认真真的,把他的每一颗牙齿,每一寸口腔内壁都舔舐的干净。明台舌根被吸得生疼,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他微张的口中溢出,流了下来。这种太过亲密的感觉刺激得他头皮发麻,但明楼不放过他,他又只能这样被动的承受着这一切。明楼之前教导他要用鼻子呼吸,他一会儿忘记一会儿又想起,难受的要死。眼角晕开一片浅红,隐有湿痕闪现,他眯着眼,偶尔下意识的发出呜咽声,但在明楼更加兴奋的深吻中又只能咽下那声含含糊糊的求饶。

 

不是说教他如何接吻吗?怎么大哥越来越兴奋了……

 

明台有时候会想到这一点,但在那哥越发强烈的攻势下,他脑中又变得空茫茫的一片,只记得要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好让自己能忍下这种将死的恐怖感觉。

 

最后被放开时,他微张着嘴喘气,好半天没缓过劲来。

 

明楼嘴唇湿润红肿,眼睛却亮的惊人,明台看得有些害怕,又有些委屈,但是他心中情绪变得再快,身体却不受控制,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着和对方紧贴的状态。

 

过了好久,明小少爷才能弹起来,离开对方,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

 

下巴湿湿的。快点擦干净。

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大开。扣上。

衬衫衣摆从裤子里出来了。唉,塞回去。

裤子拉链怎么也被拉开了。算了算了,赶紧拉回去。

 

可是这个地方……

 

明楼坐在椅子上,一边顺气,一边好整以暇看着小少爷越忙越乱,脸越来越红,最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的下面,尴尬地想要逃进卫生间的模样。

 

“明台……”

 

他唤出弟弟的名字,看着那孩子听到他的声音后被吓得退后一步,几乎要夺门而出的傻样,对他招了招手,露出以往一样温和又可亲的笑容。

 

“过来。”他温柔的,却又不容拒绝的开口道:“过来,明台,让大哥帮你。”

 

 

#03

 

 

明台最后走出那间房时,两眼呆滞,得扶着墙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狼狈地左脚拌右脚摔倒在地。

 

没办法,他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大了。一时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还好这几天大姐不在,要不然肯定能发现他不对劲。明台恍恍惚惚的想着,但过了一会儿又本能的觉得正是因为大姐不在所以大哥才敢这么欺负他。

 

所以他究竟为什么这么倒霉?

 

明小少爷越想越气,最后气得太狠,也不知怎么,居然真的成功让左脚绊到右脚,一下子失了平衡,身体也向前方栽去。他口中一声惊呼还未出口,脸就狠狠砸进一个硬硬的胸膛中,顺带着那声惊呼也被他一下子咽了回去。

 

“……”脸好疼。

 

明诚把扑进自己怀里的小少爷提起来,露出与往常一样的笑意。

 

“小少爷,这么慌张?不会又干什么坏事了吧。”

 

“我……”

 

明小少爷当下就要发火,但看着那张笑盈盈的英俊脸蛋,又反应过来这家伙和大哥肯定是一国的,指不定这段时间都是一样的危险人物。

 

他咬着本就有些红肿的嘴唇,没说什么,甩开人就要离开。

 

明诚愣了一下,眼睛在对方唇上一扫而过,笑意也减了些,随即踩着那孩子的脚步跟了上去,成功在对方甩门前进入明家小少爷的房间。

 

“你今天又出去了?见你那个小女朋友?”

 

他一进门就开口问话。语气还是那般温柔,但眼神却有些冷淡,好在气呼呼的小少爷背对着他,什么也看不见。

 

后者不说话,自顾自地生闷气。

 

明诚抿了抿嘴唇,心中又气又急,早先被人投怀送抱的好心情也没了。他一方面气这孩子偷偷谈恋爱的事,醋得要死,另一方面又怕大哥知道他交女朋友后会朝他发火。

 

到时候就算是明镜过来求情明楼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偏现在她还不在。

 

想到这里,他揉了揉眉心,上前把人搂住,柔声哄着:“小少爷,你小心点吧。就像我前几天说的,最起码最近这段时间别去见她,好吗?”

 

明台不高兴的回了他一眼,有点气对方不信他。“我答应过你的,最近没见她。”

 

明诚无奈,反驳道:“那你的……”嘴是怎么回事?

 

还没说出后半句,明诚便一下子顿住,突然睁大眼睛,有些怔忪的看着身边那个鼓着单边腮帮子的孩子,对方此刻正有些疑惑的打量过来,似乎在奇怪他的后半句是什么。

 

“阿诚哥?”

 

“……哦,没什么。”明诚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我有点事,一会儿再回来跟你聊。先走了。”说完这句话,没有等明台的回答,明诚摸了摸对方的发顶便大步离开了。

 

明台鼓着腮帮子,把疑惑的目光落在再次关闭的房门上。

 

明诚则站在门口,给了几步远的正倚墙看过来的男人一个复杂的眼神。

 

 

#04

 

 

晚饭的时候,气氛有些诡异。

 

明台尽量避开对面明楼的目光,埋头吃东西,过了一会儿,竟然发现身边的明诚也只一副埋头喝汤的模样,全程没有抬起头过。

 

只有明楼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面色平淡,……吃个不停。

 

原来阿诚哥和大哥也吵架了啊。也是,今天大哥怪怪的。明台一边咀嚼一边想。

 

等明楼放下筷子,用餐结束的时候,明台还在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喝汤。明诚从厨房出来,整理餐桌,三个人的气氛又诡异起来。

 

明台呼噜噜的喝完最后几口,擦嘴擦手完毕就准备逃走。

 

今天这顿饭吃的可真要命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三步并两步爬楼梯,可惜刚准备拐弯便被楼底下的明楼叫住。

 

“明台,一会儿来我房间。”

 

明台抖了一下,下午的记忆又冲进脑海,他扁着嘴,上半身探出栏杆不情愿道:“啊?”

 

明楼走进他的视线里,抬起头又重复了一遍。“一会儿来我房间。”

 

明台低头看,发现对方表情是他很熟悉的模样。——总而言之,属于那种拒绝也没有用,反而会让他更惨的表情,便撇撇嘴,想要开口答应。

 

只是他还没说话,明诚却插话进来。

 

“不好意思,大哥。我和明台今天晚上有事,得出去一趟,比较急,估计没办法去你房间了。”他笑了笑,“下次有时间吧,你们再谈?”

 

明楼挑挑眉,甚至都没看说话的人,依旧抬头看着二楼的人似笑非笑。

 

明台却眼睛眨也不眨便接话道:“对呀大哥,我和阿诚哥有事呢。下次吧,啊?”

 

明楼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没事,用不了你们两个多长时间。”他说:“我这里呢,就一句话。”

 

 

#05

 

 

明诚和明台吹了大半夜的风。

 

最后两个人顶着一头乱毛回到明公馆时,楼底下只有阿香在安安静静的收拾东西。明台凑过去指了指明楼的房间,低声问:“回屋了?”

 

“很早就回去啦。”阿香同样小声回答。

 

明台得到满意的回答,和身后的明诚交换了个眼神,双方都作出放心了的表情。提醒了阿香一句早点休息,他们两个也回了各自的房间。

 

夜色深深,星辰闪烁。

 

不知不觉已到了深夜。

 

又看了一眼时间,明诚心道该睡了,只是刚准备起身,便听见了敲门声。

 

果然来了……

 

想到来人可能是谁,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在心中又过了一遍早就想好的理由,从书桌前离开,僵着脸去开门。

 

他心中抑郁又烦躁。一会儿想着挨大哥一顿揍也没什么,他今天是挺过分的,但一会儿又想着小少爷那里果然还是不能让步。——那孩子本就不该同他们一样踏进这样的深渊,又何必把人拉过来呢。明台优秀,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就该让他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啊。

 

他们两个对他的妄念,没想过克制,但也决不能如此放纵。

 

不过几步路,明诚脑子里就乱糟糟的什么也过了一遍,最后定格在今天下午那孩子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和唇上的嫣红上,又叹了口气,低着头把门打开了。

 

“大……”哥。

 

“阿诚哥——!”

 

未叫完的称呼被人打断,明诚有些呆愣的看着刚洗过澡,变得越发漂亮诱人的小少爷,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06

 

 

明小少爷坐在房间主人的床上,晃荡着两条白净的小腿,发呆。

 

明诚搬了把椅子,坐在小少爷对面,垂着眸,也没有出声说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大半夜过来又一声不吭,但他没有好奇,反而觉得这样也很好——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呆着。沉默中,他的视线从那孩子小巧精致的脚趾滑到白皙又棱角分明的脚踝上,用目光一遍遍的描绘抚摸着这番美景,又在脑海中把他想象出一幅被自己临摹出的画作,心满意足的想了一会儿,他才又继续盯着对方白净又笔挺的小腿发呆。

 

那孩子的腿晃个不停,弄得明诚心里也痒痒的。他有点想像明镜明楼一样,出声警告对方的坐姿问题,但是从心底里,其实他又更想走过去把那两条腿分开,让自己挤进去,又或者用手去握住那段白净又漂亮的脚踝,把他的小腿架到自己肩上,然后,然后……

 

明诚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摇摇头,然后把脸埋进手心,压制住这种想法。

 

可真要命。他想,也许自己该再出去吹吹风,好让自己冷静一下。

 

明诚不着边际的思绪最后是被明台拉回去的。

 

“阿诚哥……”

 

他的小少爷这样用软软的声调唤他。

 

明诚喉结动了动,把手放下,静静的看着露出一脸无害的小少爷。

 

这孩子小时候还是经常用这样的语调唤他的:在他想出去玩,可是被大哥勒令在房间呆着;又或者是被布置了太多的抄写作业,想要寻求他帮助的时候。小少爷最喜欢用这样软绵绵的声调祈求他的帮助了。——因为他知道阿诚哥肯定会答应的,一点都不会犹豫迟疑。

 

这次当然也是。

即使他们两个都已经长大。但是明诚永远不会拒绝他。

 

明诚笑了笑,微微前倾身子,将手覆在小少爷的膝盖上。力道很轻,他并没有施力,但是明台本来还在晃荡的两只腿却老实下来。

 

“又怎么了,小少爷?”他温柔地看着对方,语气却带着调侃的意味:“说吧,让我先听听。”

 

明台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说出口:“你要是听了不答应我呢?”

 

明诚挑眉。

 

“那肯定真的是大事了。这样的话,我才得听呢。”他笑道。

 

明台鼓了鼓腮帮子。

 

他有些为难。

 

怎么办?好像说出来是比较好,阿诚哥似乎有可能答应,但是……

 

算了,干脆直接试一下。这样简单多了。他想。

 

明台眨了眨眼睛,歪着头作出思索的样子,黑眸中却有光芒闪过。

 

其实如果是大哥或大姐的话,他都不敢随便尝试的,但阿诚哥的话……

 

明诚一只手正覆在他的膝盖上,捂得暖洋洋的,明台想了想,干脆把自己的一只手同样覆了上去,趁着明诚不知道为什么而突然愣住的时候,他猛地伸手拽住明诚的领口,然后把人拉了过来。明诚毫无防备,上半身居然也就这样跟着他前倾,明台虽觉得奇怪,但没有多想,看着那张英俊的脸蛋凑近了,他便直接低下头,对着那张因为惊讶而微启的双唇狠狠啃了一口。随后想了想,他又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舔了舔对方被自己咬出的牙印。

 

明诚领口被放开后,依旧维持着原先别扭的姿势,仿佛被天雷劈中一样,那副模样让早已下定决心的明小少爷也难得生出些愧疚之心。

 

不会吧,阿诚哥居然这么不经吓啊。不过也对,这不会是他的初吻吧……

 

心中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明台面上却摆上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阿诚哥,你没事吧。”

 

明诚:“……”

 

“哦,那个,我其实是……”他说到一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又开口关心:“恩,阿诚哥,对不起,我好像是有点突然了,那个,你没被吓到吧。”

 

明诚:“……”

 

说了半天对方也没有反应,明小少爷只好把事情想成最糟糕的可能性了。

 

“……你、你觉得恶心吗?阿诚哥,抱歉,是我有点过火了。”

 

果然,男人之间做这种事还是不怎么对吧。天知道大哥为什么会毫无预兆的教他接吻还不觉得厌烦,但果然其他人还是……

 

明台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心中有些难堪,又有些奇异的失落。

 

明诚一直没有说话,明台也不好意思抬头看他的表情如何。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傻住的时间太久,以至于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突然觉得明诚身上的体温……有些高。

 

“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诚才突然开口说出一个音节。

 

明台才要看过去,开口的人却突然回到自己原来的姿势,只是在接触到他的视线后又突然弯下腰,两只手捂住脸,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明台神色奇异的看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耳朵。后者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但却没有躲开,依旧是那副模样。

 

好烫。

 

明小少爷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了。

 

原来不是恶心。是害羞吗……

 

好吧,不讨厌就好。

 

想到这里,小少爷抓了抓脑袋,终于能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了。

 

“阿诚哥,你要是不觉得讨厌的话,能帮帮我吗?”

 

手掌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恩?”

 

明小少爷为难道:“今天大哥教我接吻,我没学好,他刚才吃完饭后给我说说明天还要检查,如果不过关还有很可怕的惩罚……”

 

他说到这里,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开始轻声撒娇:“阿诚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明诚一下子抬起了头。

 

“什么?!大哥居然……”他脸还是红的,但脸色却并不好看。“没事,我……”

 

“就教我怎么接吻吧,阿诚哥。”明小少爷很满意的接话:“或者说,帮我练习一下也行。”

 

明诚:“……”

 

明小少爷:“呃……阿诚哥,你怎么又傻住了?”

 

 

#07

 

 

明诚垂着头,试图委婉拒绝:“其实我也不怎么会……”

 

“咦?是吗……其实我猜到啦。”毕竟是初吻嘛,否则一个大男人会害羞成这样?……这么想着,明小少爷脸上依旧笑嘻嘻的说着:“我也不会呀,所以我们来练习一下。”

 

不容拒绝的语气。

“……那好吧。”明诚心中叹了口气,没有再说出拒绝的话。

 

不过这样做真的没事吧。

 

心中快速闪过一丝不安,明台几乎抓不住它。他抿了抿唇,打量着明诚的神情,等确定对方脸上真的没有“为难”、“厌烦”或“犹豫”等情绪后,才终于放下心。

 

他抬起一只脚,踩上明诚坐着的椅子的边沿,借着对方拉他手腕的力道,明小少爷直接被明诚拽到怀中。椅子空隙不算大,无法挤上去两个人,但明台在明诚怀中坐好时,却正好把剩余的空间填满,又不觉得拥挤。

 

明诚把人从小抱到大,这点亲密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所以明台也没有什么不满。

 

这让暗暗观察小少爷的明诚心中也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他作出什么反应,或者说调整一下坐姿,明小少爷便一只手圈过他的脖子,抬起头凑了过来,明诚心中紧张,但好在他之后一低头就完事了,所以两个人的嘴唇很容易就贴在了一起。接下来,明诚就没了动静。

 

他记得很清楚,是小少爷要练习接吻,而不是要和他明诚亲吻。所以他只好等着明台接下来会怎么做,自己好作出决定。

 

明台很快就有了动作。

 

其实明小少爷本来还想好好教教明诚怎么接吻的(毕竟抢走了对方的初吻,要负责任),但回忆了一下下午被吸得舌根疼的感觉,他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了,只伸出舌头舔了舔明诚的嘴唇,等把对方的嘴唇亲的湿漉漉的,犹豫了一下,柔软的舌便尝试着探进对方的口腔中。

 

它没有遇到任何阻挡。

 

其实到这个时候,模仿别人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一切凭本能来做就好。明台小心翼翼的在对方的口腔里“巡视”了一番,偶尔蹭蹭对方的牙齿,有时候又用舌尖轻轻滑过柔软的内壁,主家没有任何阻挡,就这样被外来者好奇的逛了个遍。

 

只是在又一次不小心碰到另一处柔软时,突然被对方轻轻柔柔的勾住了。

 

明台早就忘了初衷,自己玩了一圈,就干脆把主动权交给了对方,任明诚勾着自己的舌纠缠,甚至还启开唇齿欢迎对方进入。

 

他被人温柔的舔舐着口腔内壁和齿根,上颚和舌下方都没有放过,全都被一一温柔对待。小少爷舒服极了,甚至觉得合上眼就能睡着。

 

说起来,明楼和明诚的风格真是大不相同。

 

明楼太过强势,接吻时仿佛在进攻一般,明台甚至会有一种被野兽吞吃下肚的强烈错觉,让他头皮发麻。可明诚不同,明诚很温柔,又……很克制。

 

他偶尔会睁开眼注视明诚的面容,有时候会看见对方闭着眼,带着沉醉其中的幸福感,但更多的,他会对上一双有着奇怪眼神的眼睛,明台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但总觉得明诚的身上有着股诡异的绝望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贫穷的人身上只怀揣着十枚硬币,他只有这么多,可为了生存,他还必须每天花掉一枚。所以对于每一枚硬币,这个贫穷的人很珍惜,又克制自己不要花更多,但同时,因为知道他最终会花光所有,所以又带着绝望的色调。

 

真奇怪。明台想,硬币花完了,又不是没了,再赚不就行了吗?

 

但是很快,在明诚温柔的吻中,他又忘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投入到这场亲吻中。

 

 

明诚最后还是合上了眼。

 

 

#08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明台一看见明楼就露出了颇为得意的笑容。

 

“看来你挺有把握的嘛。”明楼勾唇。

 

“别太小看我,有什么了不起的。”明小少爷似是忘了昨天的自己是被对方怎么折腾的,挑眉笑起来,黑眸被阳光折射出暖洋洋的琥珀色来。“绝对没问题。”

 

明楼点点头,“好吧,我等着。”

 

明诚端着餐盘从厨房出来,放置到明楼面前的时候,这个出色又有计谋的明家大少笑了笑,对着垂眸摆放餐具的男人问道:“你呢,阿诚,你如何?”

 

明诚对上那双眼睛,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专心地啃三明治的小少爷,露出一个同样的笑意。

 

“我也没问题。”他轻声说道。

 

 

 

 

 

 

 

不知道你们看懂了结局了没,大致说明一下吧

先从大哥说起。其实就是他发现了明台交女友的事,发火,借着教接吻的名头把人欺负了一遍,同时他清楚了明诚知道这件事,但是因为明诚的爱属于【既然喜欢他那我看着他幸福就好我无所谓】这种大爱,所以帮着明台瞒过了他。之后明楼清楚自己必须把明诚拉到自己这边,要不然碰上这种神对手,再有一个大BOSS明镜,他能吃到明台才怪。

但是明诚太不好对付了,他和对方谈过话,可惜失败,于是晚上吃饭时气氛诡异。但是明楼清楚,虽然明诚不好办,但只要让明诚对上明台,他就是纸老虎。于是他便给明台说了那句话,引导着明台去找明诚练习接吻。【毕竟没有其他人选了

 

有的人能管住自己,第一方面是自制力好,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没有尝试过管不住自己之后的好滋味。但是明诚尝到了,还是食物自己送到嘴边。好吃的要死。他便管不住自己了。

 

最后明诚选择和明楼合作一起吃明台。第二天早餐时双方算是正式联合了……

 

【而明台这个傻孩子还在啃三明治。唉,小心以后他自己被三明治

 

 

 

不过说起来,只是是亲个嘴,我竟然写成这个样子………………………

热度(702)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