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修伞]奇异的助攻

一个大写的HE

一个大大大的脑洞,个人认为很好玩的梗哈哈哈

 

01

  

叶修觉得苏沐秋暗恋自己。

没开玩笑,是认真的。

不是他自作多情,关键是苏沐秋这段时间真的太不对头了,叶修想发现不了都难,可他又不是遇事就大大咧咧地随意丢直球的人,沐秋于他而言也不单是普通朋友,所以出于关心,还有某种隐秘的无法解释的好奇,他便把自己对荣耀的十分用心分了一半给挚友,探究能让苏沐秋为难成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

默不作声的观察对方一个月,叶修某天突然发现了一个令他不敢置信的事实——

他的好基友苏沐秋目前单箭头他,并正独自陷入痛苦中不能自拔。

 

叶修纠结的烟都不想抽了。

 

实话说,他最开始打死自己也不会往这方面想的,只是他却有一天突然发现:虽然苏沐秋最近有点奇怪,但好像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

换句话说,苏沐秋在别人面前还是那个开朗又健气的苏沐秋,可以随心所欲的加入周围人圈子的交际达人,唯独面向他时,多了几分相互矛盾的关注与回避。苏沐秋给予他更多的视线,却又不再像以往那样和他勾肩搭背亲密无间。

仿佛有什么东西突兀的横在他们之间,逼着苏沐秋不得不划出一个令他感到安全的距离。

 

叶修不太高兴的发现这一点,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便在第二天发现了另一件足以让他一脸懵逼的事情。

 

那时正值四月,大地回暖,估计是春困的缘故,叶修的状态不是很好,训练的时候也时不时跑神,往往一个恍惚他就不知今夕是何夕了,这对他来说是相当难得和不可思议的。为此他专门调整了作息,给自己预留了半个小时的午睡时间,效果还不错,可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在做梦,浑浑噩噩的,结果没一会儿就醒了,眼睛虽还没睁开,却明显听见身边有一道轻微的喘气声,大概是顾忌还在睡梦中的他,所以对方刻意放轻了声音。如果不是对苏沐秋的事情迷之敏感,恐怕叶修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宿舍里还有另一个人。——也就是最近一直回避他的挚友。

叶修瞬间觉得这真是个和好的时机。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好脾气的苏沐秋单方面冷战,是他某天某件事惹着对方也好,又或者是苏沐秋最近遇到什么事借此对他闹别扭来纾解压力也罢,叶修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打破这段时间一直围困苏沐秋的篱墙,想要把对方重新拉回自己身边。

叶修不是会主动插手别人私事的人——与荣耀无关的情况下,但明显苏沐秋不属于别人的范畴中,良好的教养让他忍耐了一个月,现在他却突然忍不住了。

 

大概是他身体哪里出现了bug吧,叶修想。他知道自己的情绪一向不太激烈,除了对荣耀十分热情外,其他事都懒洋洋的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可现在他却难得的有些烦恼,就像离家前面对禁止他接触网游的父母一般。可又有点不同,最起码,在面对父母时,他心知自己还是有解决方法的——虽说有点偏激,所以还算淡定,可现在却有一种被踩了尾巴的感觉,又纠结又急躁,总之,格外复杂,格外陌生。

 

他坐了起来,捂嘴打了个哈欠,随后突然怔了怔,迅速抬眸,迎上一双慌乱的眼睛。

“喂,你……”对方小声开口,仿佛试探着什么:“叶修?”

叶修有些词穷的“恩”了一声,原本组织好的语句都仿佛变成浆糊,挤在他大脑里,让他此时有一种在强杀野图BOSS时最后一击却被隔壁的野图BOSS抢走,懵逼到视线里的整个世界都融化(?)了的感觉……

他保持着捂嘴的动作,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有些肿的嘴唇,收起惯有的嘲讽脸,面无表情。

“呵呵,你睡醒了。欸你别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叶修,其实是……”苏沐秋看他一眼,动了动同样红肿润泽的嘴唇,露出仿佛被一个肘击打到胃的痛苦表情,纠结了半天却吐不出任何有用的字眼,最后应该是放弃挣扎了,狠狠拍了一下额头,顶着他说不出什么意味的眼神,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句话也没留,仿佛是被怪兽追杀似得的跑开了。

 

叶修挠了挠头发,过了一会儿,又倒了回去,瘫在床上。

 

原来他喜欢我啊,叶修想。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啧,好热。

 

 

有了可以确定的结论,之前苏沐秋一切他所不能理解的行为都有了意义。

刻意的回避与增多的视线,这对相互矛盾的行为,也有了粉红色的特殊意味。叶修只需动动脑子,就能掌握这个月苏沐秋异常的原因所在。

然后呢……

挚友陷入这种感情中,不论是作为另一个当事人,还是仅仅作为一个朋友,他觉得自己都应该给予点帮助吧。况且,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友情颤颤巍巍的在悬崖边晃荡,他也该想点办法把它套回来。

 

所以,叶修想,他回避我这么久,我今夜去看(夜)看(袭)他,也是没什么错的……吧。

 

02

  

如果能听到叶修的内心自白,苏沐秋要举着四个大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呵呵,有错。

说实话,他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苏沐秋扪心自问,他这个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真的是他活该吗?

这——难道——不该是——叶修的锅吗——?!

他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想起白天的事,第29次想干吞账号卡了……

  

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苏沐秋和叶修还是亲密无间的好基友好队友,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怕冷的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爬叶修的床,钻叶修的被窝,视而不见别人打趣的眼神。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苏沐秋自觉和叶修的关系还是很纯洁的。

可是自从天气开始变暖,叶修莫名困得连抽烟都拯救不了他之后,苏沐秋出于担心,不免多关注起这位对自己的私事一向不怎么走心的挚友来。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叶修15岁和他相遇后就再没分别过一天,他们一起度过漫长的四年。今年的确是因为搬进宿舍,生活中多了其他队友的痕迹,致使他们两个不再像以前住在一间屋子朝夕相处时那么亲密了,但毕竟相处了这么久,叶修这个人又简单的很,苏沐秋从小在社会上跌打碰撞了这么些年,他觉得自己还是很了解这位朋友的。

了解到……叶修身体里出现另一个灵魂时,他一眼就能察觉到。

这是一件让苏沐秋刚意识到就出了一身冷汗的事。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一个人在心底纠结烦恼。

他不可避免的和叶修保持了距离——在他发现自己和叶修如往常一样亲密相处时对方突然毫无预兆换成另一个“人”后,但同时,他又忍不住把目光时时投向叶修,小心翼翼的探究着“那个人”究竟是谁。

 

——是谁?

苏沐秋尽可能冷静的思考着。

 

成年男人,为人处世还算成熟。

能很好的扮演叶修,至今没有第二个人发现不对,这证明他应该对叶修了解颇深。或者说,他附在叶修身上时同样有着叶修的记忆。

但是荣耀技术却比叶修要更加更加更加的优秀,还有着叶修的影子。

……

 

仿佛没什么不对,“那个人”偶尔会出现,然后很淡定的接手叶修的训练和工作。

可这恰恰就是最奇怪的。

苏沐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又出现了。

苏沐秋在不远处和队友交流着,偶尔用余光扫过坐在另一边的叶修,看到对方和叶修一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极其自然的接过身边人的话头,不由得的皱了皱眉。

依然是这样,没有人发现不对。

他的手有点发冷,突然停住的语句引了几道疑惑的视线,苏沐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哈,头有点疼,大概是着凉了……我回去休息一会儿。”

“要不要吃点药?”有人关心的询问。

“不用了不用了,睡一觉就好了,你们继续聊吧。”苏沐秋站起身,向外走了几步,出了房门后,屋里的讨论声随着距离的拉远越来越小,他的身边也越来越安静,同样的,他也在这时清楚的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他似有所感,转过身,发现果然是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是你啊。”

对方双手插兜,懒洋洋的站在他身后。走廊里的声控灯发出柔和的橘色光芒,衬得叶修的五官格外深邃,眼窝微陷双眼皮,瞳孔黑亮,皮肤白皙,如果不看他那副没什么精神的宅男样,真的怎么看都是个小帅哥。

小帅哥从兜里掏了掏,掏出一包烟,想了想,又放回去了,抬头朝他看:“恩,是我。”他没问对方为什么这么问,只是简单应答后又开口道:“怎么头疼?”

苏沐秋:“……着凉了吧。”

“哦,我猜也是。”

“叶修”点点头,仿佛想说些什么,但又顿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悠悠然开口:“那今晚回我这儿呗,专业暖床,顾客您以前用过不少回,给了不少好评呢。”

苏沐秋下意识的想笑,想像以前一样装得得意洋洋的样子应了这一句,但是嘴角刚刚上扬,他便有些纠结地僵硬了脸部表情。

“叶修”挑挑眉,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单纯的笑,又仿佛带着满满的嘲讽意味。

苏沐秋:这种熟悉的想要揍人的感觉……

 

之前因为太过紧张这个灵魂对叶修不利,还有他和对方都有意无意的避免接触,所以除了自己在远处观察分析,他的确还没和对方心平气和的交谈过。现在不过说了几句话,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陇上心头,如果不是自己故意克制,他估计也和其他人一样,理所应当的把这个人当成叶修了来交流了。

可偏偏现在的“叶修”只是一个外来的灵魂啊……

等等,这个人真的不是叶修吧,谁能给他一个保证……

苏沐秋纠结地看着对方因为压抑着抽烟的欲望而下意识做出的小动作,脑中的那些疑点一个个串联开来,平铺出一个让人不可置信的结论。

尼玛啊叶修你个蠢货你不会是被未来的自己给半夺舍了吧!!!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不是我的肉可是那是叶修啊怎么办我是不是得提醒那个傻白甜一下?!

 

 

既然说开了,苏沐秋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回避,他跟着叶修离开,在路上又忍不出试探了几次后,在到达叶修的宿舍时,终于放下心,重新和好基友亲亲密密的挨在一起。

“我真以为你是其他什么人呢?”苏沐秋纳闷:“我躲你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你平时躲我做什么?”

叶修终于抽上一口烟,心满意足地解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啊,没做好准备。”

苏沐秋:“呵呵,做准备?做什么准备?你少糊弄我。”

 “做的准备多了,比如说心理准备吧,我得先多看你几眼,看够了,再跟你深一步的交流。我也是有计划的。”叶修道:“我知道你肯定要问原因,但这事比较复杂,说了你也不明白,我也没办法说,现在好好地不就行了吗?恩?苏沐秋大大。”

“那你现在准备好了?”苏沐秋摆明不信,但是他敏锐感觉到叶修情绪不太对,也不好继续那个话题,干脆说起其他的。

叶修平静道:“实话说,没准备好,但我看再你不理你你就要炸了,所以只好赶上去了。不信你过来测测我心率,吓死你。”

 

苏沐秋仿若没听懂叶修话中所含的深意一般,带着笑凑了上去。结果刚倾过去身就被对方一把掀翻压在身下,他愣了一下,不过一个瞬间便让叶修彻底掌握了主动权,胸膛与胸膛紧密相贴,彼此间频率不同的心跳声渐渐重合。叶修的吻也压了下来,四片唇瓣相互磨蹭,在苏沐秋因为惊吓而微启双唇的时候,前者毫不客气地将舌头送入,太过亲密的气息交换与舌尖勾缠,生涩却足够热情,苏沐秋甚至有一种大脑充血的感觉。

一切都变得黏黏糊糊的,苏沐秋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停止了挣扎。

 

待一吻过后,苏沐秋大口喘着气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双手竟然环着对方的脖颈,俨然一副享受的姿态。

叶修嘴唇红红的,原本白皙过头的脸也染上红晕,一副很好吃的模样,苏沐秋盯着看了一会儿,便纠结地移开了视线。

“我的惊喜时间要结束了。”叶修叹了口气,这种样子的他太少见,苏沐秋不禁看了他一眼,正好又对上那双黑亮的眼眸。“早知道时间有限,就不浪费了,最后就得了一个吻。好吧,虽然我也很满意就是了。”

叶修若有所思:“不过,我这辈子估计到死都是一个处男了。”就和你一样。

想到这里,又有些想笑。

他勾了勾嘴唇,说不出是单纯想笑还是带有嘲讽意味的露出一个笑容,亲了亲身下人的额头。“我走了,沐秋。”

 

这句话刚落,说话的人便昏睡过去,仿佛如他所说,就这样走了。

 

等等,所以人就这么走了?

那他刚才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苏沐秋说不清什么感受的思索了一会儿,一时间,他好像想明白了很多,但回过神却是大脑一片空白。之后他叹了口气,心情复杂从叶修的身下艰难地爬出来,又费劲地把叶修的身体扶回床上,盖好被子,作出对方正在午睡的姿态。做完这些,他满头汗地坐到电脑桌前的椅子上休息。

 

三秒钟后,昏睡的人睁开了眼睛。

苏沐秋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坐起身,淡定地捂嘴打了个哈欠,然后突然怔住,摸着嘴唇茫然脸看过来,感觉天崩地裂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了。

 

苏沐秋:……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你先亲过来的。

 

 

 

03

 

 

从第二天开始,叶修的饭后半小时就结束了。

重新精神抖擞起来的熬夜小达人叶修把这半小时空了出来,改为睡沐秋。

 

恩才半个小时……所以是很单纯的睡啦(笑)。



有点烂尾了,可我就是想单纯写这个梗,梗结束啦,文也就结束啦

么么哒,希望你们喜欢

对了有没有哪位大大有论坛邀请码啊,我不会说我觉得单纯要邀请码太不好意思才想起来码字的求码的hhh

热度(333)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