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修伞]黑转炭黑

*第一人称

0

 

我是A子,是个叶黑。

叶修的叶,黑粉的黑。顺便说一句,我今天依旧很不高兴。

因为就在十分钟前,我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朋友,你听说过time travel吗?

这样讲好像比较文艺,但我觉得比起浪漫的时间旅行,自己更像是被世界的黑泥糊了一脸,或者说在乐此不疲地黑了叶修多年后,在我又一次因为叶修退役而哈哈大笑时,被某个喜欢叶修的不知名神明恶作剧地扔到了十年前。

是的,十年前。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的确是身无分文的来到了十年前的世界。

 

1

 

十年前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如果是我的舍友B子,她一定会露出仿佛看到联盟枪王半裸的身姿一样,浑身鸡血的挥洒八千字的清新小散文,以抒发自己的文艺情怀。可是对于目前无家可归、亲人不识的我来说,面对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用浑浑噩噩这个词来形容都显得浅薄,也许可以再加上一条“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整个世界遗弃”才会比较适合我此刻的心境。

我已经在路边长椅上坐了快两个小时,隔壁长椅上已经换了有三波情侣了,可我还在发呆,并且准备就这么傻坐到天荒地老。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找警局帮忙?打电话给老爸老妈?还是向上天祈祷这不过是一个梦?

都不靠谱,也许我应该去附近的城隍庙拜拜。

就在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冒着各种想法的时候,隔壁长椅上终于又换了一对儿情侣。

……

哦,不好意思,看错了,不是情侣,是两个看上去很亲密的男孩子。

其中距我较近的是一个发色很浅的男生,头发发黄,但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黄,更像是天生缺少黑色色素的那种感觉,因为他的皮肤也很白。尤其是他坐在长椅上身体后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的时候,T恤提起露出的那一截腰身在阳光下简直白得晃眼。

此等美色让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第三眼的时候一个人换到了他身边的位置。

那个突然坐过去的是另一个男生,黑头发,他背对着我和那个白皮肤男孩说话,正好挡住了我看过去的视线。明明之前他还在另一侧坐着,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位置。实话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发现我在偷看他的同伴才坐过来,可多少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唉。”

我叹了口气,不再关注他们,准备起身去找一个能住的地方——最好就像当初叶修退役时找的网吧一样,能吃能住还能玩电脑,可是还没动作,我便听到了一个让我整个身子都僵住的句子。

或者说,某个名字。

隔壁那个清朗的声音还在继续:“……叶修你行不行啊?我可是都准备好了的。”

被称为叶修的那个少年正是挡住我视线的黑头发。

我停住起身的动作,然后低下头,仿佛在看地上搬家的蚂蚁的一样,眼睛余光却慢慢的移过去,先是那只搭在扶手上的令人惊艳的手,然后是有着紧致漂亮线条的小臂,继续往上……我快速地瞟了对方的侧脸一眼。

这一眼让我忍不住狠狠叹了口气。

妈的,还真是叶修。

 

2

 

说起来,虽然身为一个叶黑,但这并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理由。

不像霸图粉们“呵呵叶修的存在就是已经是我们讨厌的理由了”和轮回“你居然毁灭了我们轮回的王朝之路不可饶恕”等等,我其实跟叶修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单纯的讨厌他而已。

其实我也纳闷自己干什么这么用力地去讨厌一个人。

但后来一想,叶修这个人所表现出来的样子本身就挺讨人厌的。

他太特立独行了,或者说有点清奇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叶修这个人,不仅喜欢搞特殊玩神秘,个人形象还没做好,这也就算了,偏偏他所在的嘉世还一年不如一年,让人觉得看着就辣眼睛。……即使他最后带着一群草台班子杀回联盟,证明这初代大神名不虚传,还能再战,但那又怎样?既然有这个能力他为什么不早点脱离嘉世那个泥潭?叶修嘉世这相爱相杀的渊源我自然也了解过,看完简直是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这多大仇,也不明白都被那样对待他还对嘉世不死心是窝囊还是单纯的感情用事。

总之,他就像是恰好踩在所有能令我产生负面情绪的点上,这让我怎么可能不去讨厌他?

 

可现在呢?

我一路尾随着疑似叶修的人,直到他和他的同伴进入网吧才停下脚步,然后看着上面的“嘉世”两个字陷入沉思。

原来这里是H市吗?

这辈子我还没来过H市呢。这算什么……原来我跟叶修还有这种缘分?

 

3

 

不得不说,看到叶修后我的运气也微妙的好了起来,顺利地进入嘉世当了一名收银小妹。这个网吧应该就是日后的嘉世了,老板应该也就是那个陶轩,想到这里,正讨论待遇问题时的我打量了他好几眼,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一脸正气的青年会做出那种没心没肺的事来。

时间真的是能改变一个人啊。

这句话在我出了门之后依然适用。

那个自我介绍为“苏沐秋”的男生我终于看到了他的正脸,出乎意料的好看,皮肤白皙,脸部轮廓柔和,桃花眼,笑起来居然还有酒窝,这小哥除了跟日后的联盟女神有点撞脸,真的是没有什么不妥的,而另一位站在他身边的就是让我心情复杂的叶修了。说起来,联盟没有叶修早期的照片,从网上搜出来的都是他在兴欣复出后二十七八岁成年男子的模样。其实当时叶修露面后不少人都吃了一惊,因为这位大神虽不是周泽楷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帅哥,但也不是众人以为的普通宅男模样啊,撇开他那有点小颓的feel,叶修从五官看还是挺英俊的,让粉丝大呼不可思议。可再看现在的叶修,明显要比日后还要顺眼啊。

大概是精气神的的问题吧,我想。

现在的叶修不过十七八岁,还没经历过那些事,看起来还挺意气勃发的,就像他手中的一叶之秋一样,锋芒毕露,锐不可当。跟十年后完全不能比。

所以这八年嘉世到底对叶修做了些什么啊!

心中纠结着,但表面上我还算是平静地自我介绍完毕了。

“叶秋之后会跟我一起参加比赛,所以会比较忙,如果我妹妹过来的话,就麻烦A子姐你照看一下啦,谢谢。”名为苏沐秋的小哥笑眯眯的说道。

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想到之前陶老板说的话,忍不住开口问:“是荣耀那个……?”

“对,我们组成了嘉世战队,会参加荣耀联赛。”他拉过叶修,继续道:“看,这个就是我们的队长,玩战法的,ID是一叶之秋。”

我“嗯嗯嗯嗯”的回应他,这个我当然知道,或者说我知道的比他更多。

“你也是吗?”

“嘿嘿,当然啦,我玩的是枪炮师……”

“是啊,枪炮师,还是女号。”叶修突然插口道。

我懵了一下:“啊?”

不过我懵的原因不是苏沐秋玩女号,而是没想到叶修会突然开口说话,要知道他除了最开始的自我介绍便再没有出声了,比起热情又开朗的苏沐秋多少显得有些冷淡,我还以为这是他发现我之前偷看苏沐秋,觉得我不怀好意不准备搭理我呢,想不到对方一开口就是打趣。

好吧,虽然不是打趣我……

被打趣的人瞬间变了脸,回瞪过去:“女号又怎么样啊?怎么?不行吗?联盟又没规定不准男生用女号参赛!”

我这个看过好多年比赛的人当然有资格附和:“是的,这个是可以的。”

“你看吧。”他又没好气地又瞪了叶修一样,尾声故意拖得长长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看对方不准备反驳后像是打赢一场比赛一样得意的笑了笑。

说实话,苏沐秋这样生动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跟我说话时可一直表现的挺成熟的,根本不像个少年人,结果叶修一打趣居然就瞬间破功了。而叶修那里也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嘴角弧度根本压不下来。

这两个人关系真的很好啊。可玩枪炮师的……我记得这个赛季没有枪炮师出场吧。

我装作不经意地打断他们两个的互动:“枪炮师很帅气啊,那你的ID是?”

“沐雨橙风哦。”苏沐秋有些神气的笑了笑,“别看她是个女号就小看她,我可是很厉害的。”

 

4

 

我当然不会小看她。

沐雨橙风的厉害我这个有着未来记忆的人当然很清楚。苏沐橙手中的沐雨橙风,那个英姿飒爽的女枪炮师手持灰黑色炮筒策应全场的场面在第十赛季更是给无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狠狠打了那些觉得她是“花瓶”的人的脸。即使是我这个叶黑顺带的兴欣黑,也不得不说苏沐橙真的非常非常的出色。不愧是公认是联盟女神。

可是我见到的是苏沐橙手中的沐雨橙风,而不是面前这个跟女神撞脸的苏沐秋小哥的啊。

啊!苏沐秋?

这个名字,难不成跟联盟女神有什么关系?

不过管那么多呢,看着苏沐秋看过来时熠熠生辉的眼眸,我下意识地连连点头。

“我也觉得会很厉害,沐雨橙风这个名字也很棒啊……加油,一定要拿下冠军。”

“这是理所当然的。”苏沐秋回答,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

我忍不住久久地把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

活了二十多年,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理想型是什么。

怪不得我只是偶尔花痴一下周泽楷的脸,而对他所谓的萌点无口呆毛没感觉,怪不得我觉得野性难驯的孙翔很有趣,但事后又很快的觉得他没什么意思……

原来我真正喜欢的是这种自信爽朗的,即使在网吧里也像午后阳光一样灿烂的男孩子吗……

我看着对方颜色浅淡的眼眸,心脏突然加快跳动了一瞬。

 

5

 

真正的在嘉世网吧安定下来之后,我在工作之余,也忍不住观察那两个人。

毕竟一个是我觉得应该怀疑的叶修——虽然不知道我穿越到十年前是怎么回事,但第六感告诉我这件事肯定和叶修有关系。而另一个……另一个就要比叶修更加吸引我的视线了。

没错,就是苏沐秋。

对了,说一段题外话,联盟女神果然就是苏沐秋的妹妹,虽然因为后者的名字和脸让我已经猜到了这样的情况,但当真的看到年幼的女神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沐秋小哥撒娇时,我还是感到一种见证了历史的感觉。

原来早先的苏沐橙这么软啊,还有她果然和叶修渊源颇深,没想到这么小就认识了。

当初微博有人说苏沐橙的枪炮师打法都是叶修手把手教的,我还不信,觉得叶修哪有这么厉害,现在一看那个博主应该是对了一半的吧。

好了,不提苏女神,让我们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苏沐秋和叶修身上。

叶修奇怪的在这里自称叶秋——我觉得这水还挺深的,再有就是让我看了三天依旧想要感叹的一句话。

他和苏沐秋的关系真的很好啊。

关系好这个词都差点,我甚至怀疑过这两个人是不是亲兄弟之类的,顺便两个人十八年前是以连体婴的方式出生的,但是即使是兄弟也没有这么亲密的啊。他们俩每天都形影不离,走路也不好好走,不是你勾着我的脖子就是我揽着你的肩。我知道青春期的男孩子都能闹,但且不说叶修能不能归属于普通男孩子,只他们这亲密程度都让人瞠目结舌了。更何况我还听说他们两个还是住在一起,睡一张床,冬天还钻一个被窝。

说起来有点丢脸,想到多年后苏沐橙和叶修那亲如兄妹的关系,我还专门跑去八卦了一下这三个年轻人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可惜被遗憾的告知,叶修苏沐秋两个人认识才不过三年。

“他们两个应该是不打不相识吧,游戏里PK认识的,当初小叶在网吧赢了沐秋,沐秋不服气,后来看小叶没地方住,才把小叶带回家。哈哈哈,他们两个关系是很好呢。”

“何止是好啊。”我黑线:“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像只认识三年的样子吧。”

保安大叔没感受到我的怨念,依旧乐呵呵的:“这就是缘分吧,我想他们两个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不过能遇见也是运气。”

我靠这话题没法再继续了!

我提起其他的:“那沐秋挺厉害的吧,我是说荣耀上,因为一叶之秋不是很有名嘛。”

“非常厉害啊。”

保安大叔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沐秋有这个天赋,我记得他其他游戏也玩得好。当初就那个什么游戏,沐秋可以说打遍H市无敌手,所以在小叶赢了他之后他才被激起好胜心,想要继续比试。不过之后他们两个玩起荣耀来倒开始联手了。”

“啊,真的吗?有那么厉害?”我继续试探。

“是啊,不过沐秋好像没用他之前常用的号参赛吧。我记得他以前是个神枪手,不过他们两个其他职业都玩得溜,这个枪炮师也绝对没问题的。”

 

这可不一定。

既然苏沐秋这么厉害的话,为什么在我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苏沐秋这个名字呢?

沐雨橙风也是,她的主人始终都是联盟女神苏沐橙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对一个人的过往产生好奇,莫名的,我突然迫切地想要知道有关他的一切。

我不会是恋爱了……吧。

 

6

 

我的确是恋爱了。

现在,我可以回答两天前还不能确定自己心意的自己——

是的,A子,你被一个比你小的男孩子给迷住了。

在我被不认识的青年拽着手臂拖行,然后突然冒出一个拳头把那个人打翻后,那种感觉……我知道该怎么说明才好,只觉得这一刻全世界都亮了。

泪眼模糊中,是我从来未见过的苏沐秋的模样。

他一向是快乐的、神采飞扬的,即使平常跟叶修生气时,他的眼神都是温暖的,我可以想象苏沐橙和叶修在他的身边有多么安心,毕竟苏沐秋是这么一个满身都是阳光的人。可是现在,这个仿佛永远生活在太阳底下的男生、或者说男人,却露出了他的另一面。

他的眼神是冰冷的,连带着他的面部表情都像是被冰霜覆盖了一样,出拳迅猛有力,闪避时像鹿之类的动物一样敏捷,不论怎么看,他干架时的都动作干净利索得让人发出惊叹,几乎是压倒性地把那个比他高比他壮的青年揍翻在地上爬不起来。

苏沐秋不愧是玩了三年神枪手的样子,这种势气凛然样子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他手持双枪冷静绝杀的姿态。这场架比我以为的时间要短的多,在我伸手把眼泪擦干净的时候,少年已经挺直身板朝我这里走来了。

“需要报警吗?我没拿手机,你有电话吗?”他出声问我。

苏沐秋一点都不像是才有过剧烈运动的样子,只有不断按压着手指关节的动作让我知道刚才那些不止是梦。

我摇头,声音有些沙哑:“我也没带手机,打他一顿够了。你的手没事吧,受伤了?”

他失笑。“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关注这个?没拿手机没事,我抓着他去警局就行。”

我又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多做解释。

在十年前的世界我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这里毕竟不是我的世界,如果真发生什么事情我完全没有办法解决,更何况证件什么的我也没有。

“你不是要参加比赛了吗?手出事就不好了,我听陶哥说你们都快签约了。”

“没事,我从小就很会打架,解决个弱鸡而已。手只是有点红,没问题。”

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又冷冰冰地看了那个倒地的男人一眼,领着我越过他离开这里。

这块把我绕晕了的街巷在他眼里仿佛是荣耀里他所熟知的地图一样,他轻松地选择着岔路,还一边顺口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你是想去C街买早餐吧,这里的确是一条近道,但是不太好走,一般前几次走都会迷路的。我看你走这边就有点不放心,所以跟来看看。也幸亏我跟过来了。”

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你是外地人吧,小心一点比较好不是吗?”

我喃喃:“我只是听说这里走十分钟就……”

“下次注意一点吧,不过即使知道路怎么走,像是早晨晚上人少的时候还是少走为妙。”

他带着我来到目的地。“到了,C街。”

我并没有动,而是看着生意兴隆的早餐铺子发了一会呆,然后对他说:“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我请你。”

 

7

 

结果就是我们两个一人捧着一个鸡蛋灌饼啃啃啃。

大概是吓到了,我也暂时放弃了矜持,到最后竟然比身边那个男生先一步吃完。我用餐巾纸抹抹嘴,想了一会儿,提起他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你真的决定要用枪炮师这个职业吗?”

你真的要用沐雨橙风这个ID吗?

我不否认我其实真正想问的是后面这个。

我很纠结。

说真的,我真的很想劝他换一个名字。

第一次,我觉得知道未来发展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每当看到他兴奋地畅想未来时,我都会想到十年后其实并没有一个用枪炮师的人叫苏沐秋。他所想象的未来其实都不存在,不管他是因为技术泯灭于众人(当然这个可能已经在我看到他跟叶修PK时放弃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使得他没有站在台前,这都让我感觉非常难过。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换一个我所没有听说过的账号卡去职业联赛打拼,这最起码会让我觉得他还有一丝可能性会出现在未来,而不是这种让我已经确定没有他存在的事实。

可惜我这番少女心思并没有被对方察觉。

“哈哈哈,怎么了?枪炮师不是挺好的嘛。”他笑:“难不成你不喜欢这个职业?”

“我觉得有更适合你的。”

“你是指秋木苏吗?”他问。

我怔了一下:“秋木苏?”

“哦,看来不是。”他点点头:“秋木苏是我那个神枪手号啦,我以为你在说他。”

我顿了一下,然后小声道:“秋木苏,这个也不错啊……”

“哈哈,别这样,你要相信我啊,枪炮师我玩得很好的,而且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很有趣?”

他笑得一脸自然:“最起码每次沐橙看到时的表现都很有趣。”

“……”

啊,这个妹控。

心中吐槽着,但我还是忍不住败退了。“那好吧,好好打,我为你加油的,不过我估计不会成为你们队的粉丝了。”谁让你跟叶修是一伙的。

他歪头,眨了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好啊,不当粉丝,那你来做我们的朋友好了。”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我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但心脏猛烈跳动的声音却清晰可闻。我扭过头不再看他,专注走自己的路。

该死,这个男人好会撩人啊……

叶修……好吧我勉强就从脑残黑转变为理智黑好了,以后就不黑他们嘉世了。

 

8

 

就这么一路闲聊着,快走到嘉世网吧的时候又遇到了意外。

看着马路边人挤人的架势,我和苏沐秋对视一眼,还没等我说什么,他这个好奇心重的家伙就小跑着过去打听情况,我疾步跟过去,正好听到那个大妈唉声叹气的声音。

“……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呢,应该是隔壁高三补课的学生吧,就那么撞倒了,作孽啊。”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被隔离的地方,果不其然在地上看到一大滩血迹。

那个大妈还在说:“不知道那孩子会怎么样,救护车已经把他带走了,可看来不怎么好办啊。哎,那孩子没拿手机,也没办法通知家长。”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地上那滩血迹,突然在阳光底下打了个冷战。

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不是这个样子……

那该是什么样子呢?原本该是什么样子呢?

我全身发冷,莫名地感到一阵后怕,甚至猛烈地产生一种想哭的冲动。

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为什么这么不安?

苏沐秋察觉到了我的不对,把我拉到一边细心询问,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出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能不断摇头,然后对他说:“我们离开这里吧,别在这里呆着了,回去吧。”

我不想让苏沐秋在这个地方站着。我很害怕。

可我为什么会害怕呢?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苏沐秋点了点头,体贴地没有问我为什么,而是拉着我一起回到了嘉世。

 

叶修还没有来。

正好,我换班的时间也没到,便坐在叶修的位置上,看着苏沐秋操作着沐雨橙风大杀四方。

他真的很厉害,我看着他一场又一场下来,再一次生出这个想法。

可是他这么厉害,为什么未来没有他的名字呢?

他本该和叶修并立,和那些顶尖大神一样被人们记住,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呢?

我看着屏幕发呆,心里却乱七八糟的想着其他事。

叶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没有出现,苏沐秋也就一直打了下去。

但到第三十七场的时候,他像是受不了了,突然退出荣耀,站起身准备离开。我下意识地跟在他身后,然后看到苏沐秋推开门后叶修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那里的样子。

他扶着门框还在不住喘气,却皱着眉,语气难得急躁地发问:“你去哪了?”

苏沐秋一脸莫名。“我还想问你去哪了?大早上就不在,我本来正准备出去找你呢。”还伸手动了动叶修的刘海,嫌弃道:“还一身汗……”

“啧。”叶修把自己汗湿的额发拨到后面,露出一张黑得不行的脸。“你还好意思说呢?今天是你先出门的,可我来到嘉世后发现你不在,等了二十分钟还没人就出去找你,结果到路口后有人说有个穿白T的年轻人被车撞了送去医院了,没拿手机也不知道该联系谁,我给你打电话你又没拿手机,电话也打不通,都这样了我当然得去医院看看了。可当时脑子一懵,又发现没拿钱,最后我是跑过去的……”

他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又急又气,有几句话甚至普通话都没说好,还带着京腔,看来是真的吓到了。

苏沐秋不再吭声。

在后面看着的我也愣在当场,心里酸酸涩涩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叶修虽然说着责备的话,气急了的样子,但神情却是明显的如释重负。我定了定神,还没走上去解释今天这回事其实始作俑者在我,就看见苏沐秋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了他。

叶修顿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是不好意思。“……我这一身汗呢。”

我听见苏沐秋从他颈窝中发出的含含糊糊的声音:“一身汗就一身汗吧,我又不会嫌弃你……抱歉啊,叶修。”

叶修抿着唇,好像还在生气,却也非常用力的回抱过去。

 

9

 

叶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我依旧很讨厌他,讨厌他特立独行的样子,讨厌他很儿戏地组成那样的一个战队却赢得了冠军,讨厌他永远都一副平淡无波,仿佛什么都没办法让他变脸的装逼模样。

但现在看着他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却那么用力的抱着苏沐秋的样子,突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我看着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样子,想了想,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10

 

不过先把叶修的事放一边,我现在比较关注的是,我要怎么去追求苏沐秋呢?

这家伙比我小了好几岁啊,他能接受年上的恋人吗?

从睡梦中清醒,我再一次开始进入粉红色的思索当中,可惜这一次才想到告白时选玫瑰花会不会太没新意,就被意料之外的人打断了。

“A子,就算放暑假了,也不要天天睡懒觉啊,出来吧,午饭做好了。”

“恩——?”

 

我靠!

我靠我靠我靠!

我——回——来——啦——!

我直接从床上蹦起来,不管一脸诧异的老妈,先一步拿过手机查看时间。

这这这……这不是我穿越那天的时间吗?

就是叶修退役那天的时间?

仿佛在印证我的想法一样,客厅里传来兴欣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声音,兴欣老板正在宣布叶修决定退役的消息。

她正在用简洁的话语回答记者们询问叶修退役的原因和去向的问题。

“回家。”我在心里默默接话。

没错,叶修退役时就特么表示自己回家去了,至于更加详细的理由?抱歉,没有。

等我踩着脱鞋来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见美女老板神色微妙的开口:“回家结婚。”

看吧,果然就“回家”两个字解决。切,敷衍。

……

咦,等一下——

我好像是听错了什么……?

陈老板刚才说的啥?

回家结婚??!!!

我靠这什么鬼???叶修回家结婚??她是在逗我吗???

我呵呵一笑,才不信这鬼话。

笑话,叶修哪来的结婚对象!

又一个记者站起来提问:“那兴欣的现任队长之所以也没有出现,是因为……?”

“没错。”联盟女神微笑着回话:“因为哥哥跟着叶修回家了,赶不回这次发布会,所以这次由我代替哥哥来回答各位的问题。”

我:“………………………………………………………………………………………”

跟着叶修回家?

跟着、叶修、回家……?

苏沐橙的哥哥……那不是我正准备追求的苏沐秋吗?

结果跟着叶修回家了?

回家干嘛?呵呵难不成回家结婚吗??

苏沐橙:“是的,不过叶修退役并不影响兴欣接下来的路,即使他们结婚之后,哥哥还是会……”

我:“……………………………………………………………………………………不会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修——!!!

又是他又是他!!!

我果然还是最讨厌他了!!!今天继续去论坛上发他黑贴!发一百条啊啊啊啊!!!

 

END

热度(425)
  1. 千秋多甜之秋 转载了此文字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