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叶修巨冤

 *maybe会OOC

 

摘下耳机,叶修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苏沐秋的位置,果不其然,已经空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待训练室的人陆陆续续地跟他打过招呼后离开,才翻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上,在只剩他一个人的房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

训练室禁烟。这对烟瘾厉害荣耀瘾也厉害的叶队杀伤力有多大没人知道,叶修数不清有多少次想挑战一下这条规定,可惜有苏副队在以至于从未成功过。

而现在他终于能在这个禁区被熟悉的烟草味包围了,可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开心。

毕竟被单方面冷战了三天了……

叶修再一次觉得,自己也是好修养才没有在休息期间把人拖进卫生间说清楚。

早该说清楚了!

真冤,他连苏沐秋为什么跟他冷战都不知道好吗?

叶修把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起身离开。

 

苏沐秋在选菜。

苏沐秋站在窗口前认真的选菜。

可惜因为脑子里都是某个人,以至于不小心指着红烧茄子脱口“红烧叶……秋”。

好险没有把“叶修”这两字暴露出来,苏沐秋心里松了口气,但看到因此陷入迷之沉思当中的食堂大叔,等他回想起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后,也忍不住想要沉默了。

沉默着,沉默着,到最后苏沐秋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不好意思,口误,是红烧茄子。”

食堂大叔看了他一眼,满脸慎重地给他挖了一大勺茄子。特别多。

苏沐秋端着餐盘来到座位上,无视掉旁边“苏哥你盘子里红烧茄子真特么多”的感叹,埋头扒饭。

坐在他左边的是一个玩刺客的男生,活跃话多,某种程度上是个傻白甜的典型,比如此时,在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疑惑却只敢对着他盘里的菜进行讨论的时候,这位傻白甜就一脸天然地开了口:“话说回来,苏哥你是不是跟叶队吵架了呀?”

周围人:“……”这个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所有人都很专心的在心里吐槽着,克制住自己不去看某位当事人。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于是在安静了三秒钟,这位仁兄又忍不住开口道:“是不是叶队惹你生气啦苏哥?”

苏沐秋咽下嘴里的米饭,面色正常道:“没有啊,是我的问题。”

周围人:我天,苏副队竟然都气到不愿意忽悠我们了。

“哦!”提问的人得到回答,一脸开心,看样子完全信了,但之后扒了几口米饭,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忍不住开口问:“那是不是江椋妹子的事啊?”

苏沐秋正挖了一勺子红烧茄子,想到之前的口误忍不住分了神,没有听到后面一句提问。

某提问的傻白甜还在等回答,而周围人看着总是笑吟吟的苏副队盯着茄子皱眉的模样,都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于是第四天叶修便在厕所隔间里听到了有关苏沐秋的最新传闻。

“江妹子?”

“是啊,她有男朋友的事苏哥一定知道了,你看他心情那么不好。”

“可我不觉得副队喜欢她啊。”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的劣根性嘛,之前她天天缠着,突然有一天不理人了还有了新恋情,苏哥肯定会不习惯,而且人家那么优秀,对苏哥也好。你昨天不在,我跟你说,昨天吃饭时小廖一提到她苏哥脸色就变了。”

“我靠不会吧……”

流水声停止,讨论的声音也渐渐远去,等两个人离开后,叶修才走出隔间后。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想抽根烟,但又不愿动弹,想什么都不管的玩荣耀,但手指却不听控制,脑中也像浆糊一样,乱七八糟什么念头都有。

他打开水龙头让水流冲着手心,看手指不自觉地轻微颤动,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这脸色可真难看啊。他想。

 

苏沐秋刚一走进洗手间就后悔了。

但现在退出去也不可能,他用眼睛余光瞥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正背对着他洗手,便自我催眠对方应该没注意到他,然后快步走进隔间解决生理需求。

可等他推开门出来后,看到背靠着洗手台拿着擦手纸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水珠一点点吸干的叶修,苏沐秋又后悔得想要退回去了。

想想都知道叶修还在这里是等他的,可他现在真的挺不想和叶修单独相处啊。

发生那样的事之后……

内心波荡起伏,但面上还能勉强地维持着平静的苏沐秋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没出去?”

话音刚落他就抽了抽嘴角。

糟糕,提错话题了。

果然,叶修把擦手纸团成团一丢,然后看了过来:“这不是在等你吗?”

苏沐秋干笑两声。

好吧,仔细想想他这几天做的好像是有点过分,叶修也挺无辜的。但他这不是为叶修着想吗?怕叶修受不了所以才避开……所以是他小题大做了?

“我……”

“最近你状态很不对,你知道吧?”叶修打断他的话。

苏沐秋愣了一下,随后犹疑着点了点头。

叶修继续。

“季后赛马上开始,却被感情影响到自己的竞技状态,你不会出这种差错吧?”

叶修仿佛是单纯的战队队长一样,对队员冷静又客观的提出意见,语气也如往常一般的平淡。

明明话也不是很重,苏沐秋也知道这人说话一向如此,不会委婉也不会含蓄。可是,理智上告诉自己这没什么,这很正常,别生气,别难过,但他张了张嘴,却仿佛失声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冰雪覆盖,冷到了极致。

他握紧拳头,垂下眼眸不去看对方,过了好久,才低声道:“我知道了。”

叶修怔了一下:“你……”

苏沐秋转身就走。

 

被留下来的叶修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看着门口久久收不回视线。

怎么回事?

他只是说了几句话,又没出手干预苏沐秋的私生活,对方这么生气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生有这么重要吗?

比他这个认识这么些年的好队友好兄弟还要重要?

“又不是我的错。”他小声嘀咕:“对我发火。”

说起来有点可笑,但叶修着实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还有点难过。

 

可苏沐秋觉得更难过。

他抿着嘴唇,没去训练室,而是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途中路过玻璃门时看了一眼,竟然发现自己眼睛都红了。

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

 

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苏沐秋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在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叶修之后,他每天都要告诉自己:你喜欢他没有错,他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告白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叶修喜欢他吗?在感情方面,苏沐秋也不能例外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有时觉得对方跟他有着一样的想法,毕竟就像周围人说的,两个男生腻成这样还真是挺微妙的,叶修和他成天闹成一团,他喜欢他,所以乐在其中,那叶修呢?

这样的想法是不可避免的,苏沐秋也为此偷着乐过,但他每次鼓起勇气想要试探叶修时,却发现那个人完全没有这样的意识。

一次又一次,每次都这样,苏沐秋知道自己忍耐力超群,但他也清楚自己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情绪被人随意掌控的感觉太可怕了。

而且苏沐秋也真的很怕再继续下去,他会有无法再抽出身来的一天。

于是四天前的那个晚上,在叶修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时,看着那张向来似笑非笑的嘲讽脸难得露出平和安静的一面,苏沐秋突然鬼使神差地在他的唇上烙下一个极轻极轻的吻。

他甚至不敢多留一秒,就站起了身子。

可即使就那么一瞬间,之后苏沐秋却花了很久才让心脏不要跳得那么激烈。

那时候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作死,但又安慰自己,其实这样也好,反正晚上聚餐时他喝了不少酒,如果叶修接受不了他就装醉然后第二天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而如果叶修接受……

如果叶修接受……

心脏越跳越快,苏沐秋站在沙发前屏住呼吸,几乎是在等待审判结果一样期待着对方的回应。

 

可是叶修没有睁开眼。

他眼睫毛颤动了一下,却没有睁开眼,依旧是一副昏睡的样子,平和,又有点孩子气。

是了,苏沐秋想,他有过装醉避开尴尬场面的想法,叶修那么聪明,他怎么不会想到用装睡来回避这个吻呢?

心情沉重的快要压倒他的脊背,但苏沐秋还是让自己说了“抱歉”才快步离开。

直到他走出房间,叶修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之后的日子里,他为了不让叶修感到尴尬,一直避免让两个人单独相处。叶修没有错,他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了不让对方感到为难,他也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样来。

可即使他在训练时依旧保持着以往的效率,不出任何差错,在情绪上,他还是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他已经尽可能的在调整自己了,但没想到叶修居然会这么不给面子地指出这一点。

好吧,叶修能表现出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来教训他,想必对方这是“不要在意那件事了就这么让它过去吧”的意思?

苏沐秋想:可以,那就如叶修所愿好了。本来就该这样的。

可是,真令人沮丧啊。

 

叶修决定还是要找苏沐秋说清楚。

他憋了一天的气,晚上又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干脆爬起来去隔壁宿舍找人。

虽然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江椋是哪号人,感情上也不觉得苏沐秋会背着他喜欢别的妹子(甚至还瞒着他),但是……算了,不管如何,他永远站在苏沐秋这边就是了。

不过倒倒苦水还可以,如果苏沐秋想要去追求别人的话……

叶修在苏沐秋门口站定,眼睛在夜里越发的黑。

如果想要去追求别人……呵呵,他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苏沐秋房间的钥匙。一分钟后,苏沐秋在睡梦中被喜欢的人叫醒。

 

大半夜不睡觉……

苏沐秋打了个哈欠,心情还没恢复好的缘故有些没精打采:“有什么事吗?”

“想谈谈。”叶修说。

苏沐秋觉得这和他下午想得不太一样,忍不住嘟囔:“这事还没完吗?”

叶修谨慎的回答:“这就要看你的想法了。”

“看我的想法?”苏沐秋说:“我觉得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顿了顿,他继续说:“四天前就结束了,我明白这点,你放心吧,明天我会恢复过来的。”

“等等……”

叶修有点不明白了。“四天前?”

可是他听说小廖发现江椋的新恋情是这两天的事啊。

他诧异的看过去,可苏沐秋却抿着嘴唇,不准备回答了。

“所以和江椋无关?”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苏沐秋无语:“和她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

叶修脸上止不住笑意,眼睛也亮晶晶。

苏沐秋看得有些愣神,但很快他又紧张地移开视线。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但放心吧,你下午的话我已经听进去了。”他小声说。

“我下午的话?”

叶修回忆了一下自己下午说过的话,仔细想又发现了不对。

所以苏沐秋这边的确遇到了感情问题啊!

那对方是谁?

不是江椋那又是谁?

四天前,四天前的事……还有这几天被苏沐秋针对的人……

叶修突然语塞了。

等等所以这个人是他?那他怎么着苏沐秋了?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挺听苏副队的话的,所以他做了什么让苏沐秋气成这样?

而且还是感情问题……

他盯着苏沐秋,越想越不对劲。

 

四天前也没发生什么啊。

照常的训练,然后晚上陶轩请客出去聚餐,那时候还是挺其乐融融的,苏沐秋就坐在他身边的位置,笑起来的时候漂亮得惊人,以至于他还拿错了苏沐秋的啤酒不小心喝了一口。

是的,叶队长这个“职业选手不能喝酒”的理由用了这么些年,成功避过无数酒精攻击,最后却在苏副队的微笑下中了埋伏。

虽然啤酒度数很低,他也只喝了一口,但对于“一杯倒”来说威力也不可小觑,好在他当时去洗了把脸勉强维持住了形象,可惜一回到家就直接躺了。

然后就是第二天被苏沐秋莫名其妙地单方面冷战……

所以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叶修的目光实在太强烈了。

苏沐秋尽量不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但他的脸却不受控制的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最后他觉得尴尬,干脆用手捂住了脸颊,作出了掩耳盗铃这般的蠢事。

叶修:“……”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于是三秒钟之后,他的脸也渐渐红了。

 

 

 

END

 

热度(528)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