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茨酒]小跟班

*

跟班茨苗和恶霸嫩吞的故事

 

=========

 

 

01

 

 

“有件事必须让你们知道。”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班的老大。你们都归我管了。”

 

刚转来不过几天,自以为已经将二年A班的情况完全摸清的茨木童子对着全班如此说道。

他站在第一排的位置上,漂亮的小脸蛋挂着肆意的笑容,一边拍着某位已经缺席了好几天的同学的书桌一边得意洋洋地宣布。然后,在众人见鬼一般的目光中,发出如此嚣张宣言的转学生就猝不及防地被桌子的主人掀翻在地。

 

因病请假了一周的酒吞童子脚踩白色脑袋,声音还带着点沙哑。“这小鬼是谁?”

 

“是、是才转来的转学生,茨、茨木,茨木……”

“茨木童子。”另一个人急忙接话。

“对,是茨木童子,是酒吞你请假时候来的,你大概不知道。”

 

“哦,是这样吗?”

酒吞不感兴趣的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同时,又因为对方的挣扎而施加了更大的力气。

 

他个头小小的,脸上还有婴儿肥,脑袋后绑着一个高高的马尾。但即使是如此可爱的模样,配置到酒吞童子身上,也会散发着一种让同龄人望而生畏的气势。尤其是他现在因为被人双重挑衅加上生病的缘故而摆出的不高兴脸,让原本还热热闹闹的班级一下子安静起来。

 

打破平静的是拿着教案走进班里的晴明老师。

 

长相秀丽的男老师如往常一样,声音温柔地同自己的学生打招呼:“早啊各位,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酒吞,你回来了——等一下,你脚下是什么东西?”

 

酒吞童子收回作恶的脚。“不听话的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被称为小鬼的白毛一下子弹起来,大声地嚷嚷:“我是茨木童子!”

 

像之前听闻这个名字的反应一样,酒吞童子背着自己的葫芦小书包,超级冷淡的回答:“哦,知道了。”

 

茨木童子原本漂亮的小脸早就变得脏兮兮的,但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一双金灿灿的眼眸死死盯着比自己还低一些的酒吞童子,带着让人搞不懂的火热,又大声问道:“我说了我的名字,你也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酒吞很轻易地无视了对方说不清是友好还是敌视的要求:“走开,这里是我的位置。”

 

“为什么!我不——!”

这么说着的茨木童子,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未说完的话也暂且咽下了。

他摸了把嘴巴,然后看着手心的血迹傻眼了。

 

在班里同学小声的尖叫和晴明老师急切的询问中,茨木童子抿了抿唇,又“噗”地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

摇摇晃晃了好久的乳牙,终于掉落了。

 

 

02

 

 

酒吞童子有了一个新同桌。

 

他之前的同桌换到了靠窗的位置,然后,那个一看就很麻烦的转学生被安排到他的身边。可喜的是,大概是被他打掉一颗牙的经历成功吓住了这个小鬼,在他们成为同桌的第一天,茨木童子全天安静如鸡,这让对领地意识很是敏感的酒吞童子还算满意。

 

班里同学好像也忘记了茨木之前叫嚣的话语,全都在说酒吞太凶残,肯定是把新同学吓傻了。酒吞依旧懒得搭理。在第一次把家庭作业扔给茨木就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后,他就彻底地把新同学归类到“还算听话的新任跟班”上面。从那天起,酒吞童子上课发呆,下课睡觉,回家时用茨木的零花钱买一杯米酒小汤圆边吃边走,日子过得很是自在。

而每次看着茨木童子气红了一张脸,却把他交予的任务完成的比谁都要好时,酒吞就越发觉得这个白毛有趣了。

不知不觉中,班里的同学们也习惯了这一幕,就连之前嘲笑茨木的几个男生也不再多话。

 

直到重新安排座位那天,事情才发生了莫名其妙的转变。

 

首先是酒吞发现自己的同桌居然还是茨木童子。

他先是惊奇了一番,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小子被自己欺负惯了,肯定是其他人也觉得他性子软和,才又把名为同桌实为跟班的差事扔给了他。酒吞童子本是对此无所谓的,但真的看到说是去给他接热水回来时却一身狼狈的茨木,才突然觉得不高兴起来。

搞什么鬼?这家伙是他的小弟,他逗逗还可以,怎么能被别人欺负?

 

酒吞黑着脸把人拉出教室,推进没有人的小角落里。

 

茨木童子背靠着墙看他,大概是紧张害怕的原因脸涨得通红,依旧不敢说话。

最后还是酒吞先开口。

“你怎么回事?”他问道:“被谁欺负了?告诉我。”

茨木童子摇摇头,不吭气。

 

把人欺负惯了,突然一瞬间却有了想保护对方的念头,这让酒吞觉得不自在极了。而茨木童子的消极反应更是让他觉得烦躁,他想扭头就走,但想想这段时间对方在他身边又乖又安分的模样,他又忍不住道:“好吧,你老实回答,是不是他们不许你说?”

 

茨木童子张了张嘴,又慌张的合住了,急忙摇头。

这让酒吞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算了。”两次主动都没有回应,酒吞也懒得继续问下去了,他干脆命令道:“从今天起,我去哪你就得跟到哪,不许跑到其他地方。”

 

茨木童子瞪圆了眼睛。

 

酒吞才懒得看对方这受到惊吓的小模样,一点也不心软地继续威胁:“如果我发现身后不见你,等到我再看到你就揍你,听到了吗?”

 

茨木猛地点头,然后在酒吞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进对方怀里。

后者被撞得连退小三步才站稳,脚步一停住就连忙看了眼周围,发现没人看到自己这有些丢人的样子后才舒了口气。

呼噜着脖子边的白毛,他心中又补充了句:吓成这样,看来被欺负的还真不轻啊。

 

 

03

 

 

茨木童子坐在小书桌前,如往常一样认真记录着一天发生过的事情。

 

抢赢了座位,开心。

有人不服气居然找学长过来围堵,辣鸡。还好挚友的水杯安然无事。

打赢了。没有丢挚友的脸。

面对挚友时不能再因为激动而脸红了。注:急需训练。

挚友关心我!

挚友问我话,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回答。难过。

没关系,再过一段时间门牙就长好了。总之一定要以最好的姿态面对挚友。

挚友生气了。

但挚友生气的样子、烦躁的样子、无奈的样子也超好看啊!

他什么样子都好看!

挚友让我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挚友让我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挚友让我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挚友让我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茨木童子猛地合上笔记本。

他裂开一个带着小黑洞的笑容,自个傻乐了半天,直到夜深了反应过来,兴奋地钻进被窝里把自己卷成一团滚来滚去。

 

真希望明天快点到来啊,夹心茨木想。

 

 

 

END

 

 

热度(378)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