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甜之秋

[修伞]长腿礼物

叶老师生日快乐!!!比心比心!!!!

旧稿混更(超心虚)

其实标题是长(zhang)腿礼物不知道有人误会过没有

=

1

苏沐秋窝在叶修怀里一动不动。

他在怀疑人生。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不怀疑也不行了。

但没过一会儿,他开始觉得自己腰疼、腿疼、后面疼,好像成功把苏沐秋转化成为了苏破秋。他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可叶修的怀抱严严实实的,很快让他打消了偷跑的想法。

算了,全身上下痛成这样,跑也跑不掉。

他深吸一口气,在熟悉又安心的味道里再次睡着了。

2

事情还是要从昨晚的庆生会说起。

正如他们计划的那样,由温柔可亲的苏副队来吸引大魔王叶队长的火力,这使不少准备工作在私下得以顺利完成。当天晚上,丝带、气球、蛋糕一应俱全,由陶老板带头,不论是战队成员还是工作人员,就连几名被带来参加聚餐的训练营小孩儿都拿出了自己用零花钱购买的礼品。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两手空空、笑容迷人的副队长就显得有点突兀了。

苏沐秋当然不是那种忘记朋友生日的人,但他和叶修生活了那么久,两人又不讲究,过生日早习惯了用最简单的庆祝方式解决,虽然知道这次大家要玩儿一个大的,但他再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所有人都送了礼物,除了我”的尴尬事件。

“好了好了,让我们举杯祝小队长二十一岁生日快乐!”最后还是吴雪峰打圆场,成功把话题引到了其他地方。

苏沐秋第一个放下酒杯。

他这口喝得有点猛,虽然不至于呛着,但秀气的脸蛋还是迅速染上红色。他扭头对着身边的人挤挤眼睛,手肘也撞上对方放在桌上的手臂。

“给我喝口你的橙汁。”他皱着眉小声道。

叶修把自己的杯子递过去。

离得近了,苏沐秋的低声抱怨他也听得清楚:“又是寿星,又是队长,居然只喝饮料。”

“这不是有你在嘛。”叶修故意以同样的音量回道。

然后换来副队长不满的一瞥。

几个坐在一起的年轻人正笑嘻嘻地说着什么,看到这一幕,其中一位跟战队成员较为熟稔的工作人员开起玩笑来:“不知道苏副队是不是把礼物忘在家里了……哎呀,其实副队可以把自己送给叶神嘛!”

气氛一下子被点燃了。

其他几名队友大多都比叶修、苏沐秋两人大上一些,却也吵吵闹闹地添了几把火。

苏沐秋被众人打趣得词穷,只能一边摇头一边不好意思地笑。

他与叶修年少相识,感情深厚,再加上两人是战队队长和副队长的关系,平日里自然会比其他战队成员更加亲密一点,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不知不觉间两人却成为了朋友们打趣的对象。虽然苏沐秋早就习惯了,他也认为清者自清,用不着把外人的说法当成一回事,但面对这场声势浩大的攻势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本来想把叶修拉入自己阵营一致对外的,但几个媚眼都抛给了瞎子,叶修居然也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这礼他内心其实也十分想要。

这下子本来还想岔开话题的吴雪峰也无话可说,摇头笑了起来。

苏沐秋在桌子下面踢了自家队长好几脚。

“副队长,你就把自己送给叶哥呗!”有人大声道。

送什么送送什么送!妈蛋!他敢送,叶修那家伙真敢收吗?

苏沐秋这时候已经有四五分醉意了。

他的酒量其实在同龄人中可以说相当不错,一场下来绝对没有问题,但谁让他跟了一个滴酒不沾的队长呢。身为战队副队长,也同样身为叶修最亲密的朋友,苏沐秋着实替身边那个只知道喝橙汁的庆生会主角喝了不少酒,一圈下来,虽然说醉意不浓,也不妨碍他正常地说笑打闹,但影响还是有的,具体就表现在苏沐秋现在被逼急了,脾气一下子上来后,还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故作认真地思索一番,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叶修手中。

他把这破罐子摔得噼啪响。

 

“行行行,那就听你们的,给他给他——”

他尾音拖得长长的。

伴随着这句话,苏沐秋仿佛还嫌气氛不够热烈似的,又将两人的手指交握在一起。手心相对,皮肤相贴,全联盟价值最昂贵的两只手就这样情侣般十指相扣地出现在饭桌上。

房间内诡异地静了几秒,待众人回过神来后,起哄声又再次炸开。

“副队长这是豁出去了啊!”

“你俩果然有奸情!”

“夭寿啊嘉世战队的领头人说弯就弯!假酒误人啊!”

“发!糖!啦!”

“太美了!这样的两只手握在一起简直是视觉盛宴!好想发朋友圈!”

“……”

场面显然比先前要热闹得多。

像是挑衅般,苏沐秋斜睨了好友一眼,眉毛高挑,眼中笑意流露些许。大概是酒劲上来了,他看着对方微怔的神情,甚至还有些得意起来。

“叶哥,这礼物独此一份,这可就送给你啦。”他继续进攻,“你记得收好啊。”

他把这声“叶哥”叫得好听极了。

开玩笑谁不会呢?

你撩我,我撩你,看最后到底是谁会先怯场认输。

苏沐秋心中得意地想,顺便暗自说服自己他才没有因那句“叶哥”而莫名不好意思。

嗯,对,没错,脸颊突然发热也只是他喝得太多的缘故。

苏副队虽然是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却一向不服软,甚至还一度拿叶修当弟弟照顾,对战队队长向来都是直呼其名的,除非必要,他连“队长”二字都不会说出口,这次居然彗星撞地球般道出一句“叶哥”,众人都觉得十分稀奇。

叶队长也觉得十分稀奇。

稀奇到一时忘了控制力道,使得苏沐秋下意识抽回了自己被握疼的手。

3

接下来的觥筹交错就暂且不说了,待聚会结束,苏副队已经变得晕乎乎的了。一脚软一脚歪,他脸上还带着得体的微笑,实际状况却是只有倚在叶修身上才能站直身子。但出于礼貌,两个人还是准备等其他人离开后再步行回家。
苏沐秋嘴里含着酒店门口的侍应生送的薄荷糖,“路上小心”这句话在他嘴里也变得含含糊糊的。

几位没有喝酒的女性工作人员本来站在不远处等待的士,期间注意到向来温和稳重的副队长此刻难得的孩子气模样,便凑过来笑嘻嘻地往他手里又塞了几颗薄荷糖,顺便搭起话来。

女孩儿们清脆的谈笑声和清懒慢吞的男声在夜间响起。

叶修空出只手掏烟点上,开始吞吐烟雾。

门口的人逐渐走光了,等几位搭话的女性也离开后,这片儿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苏沐秋这个时候才一改之前微笑的模样,皱着眉头不满道:“不是说好戒烟吗?不许抽了。”

叶修咬着烟蒂,挑眉笑笑:“又没有打扰到我们副队长跟女孩子说话。”

“怎么没打扰到?”

苏沐秋下意识想跳起来反驳,但是自己脚软得不行,反而一脑袋栽进叶修怀里,好在叶修扶在他腰间的手很稳,才没让他跌倒。

他舔了舔嘴里的薄荷糖,继续道:“你在我旁边抽烟,弄得我一直忍不住想让她们快点离开,好、好……”

“好怎么样?”叶修问。

苏沐秋抬手夹住那支烟。叶修并没有阻止,任对方把它掐灭丢到一边的垃圾箱里。他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幕,缓缓地吐出云雾,然后突然睁大眼睛,惊讶地接住了对方一个充满着薄荷香气的吻。

不,这不能说是一个吻。

半开的嘴唇是苏沐秋的机会,他借着酒意覆上好友的唇,舌尖推着那颗被他含了很久的薄荷糖,就这么把它送进了对方的嘴里。

薄荷的香味与烟草味交融。

进行完这一流程,他很干脆地结束了这在此时的他看来再单纯不过的嘴唇接触,懒洋洋地宣布:“……好给你吃糖啊。”

他重新倚在叶修的身上,没有发觉一丝不对劲,只是觉得对方放在他腰间的手好像有点用力。

4

吴雪峰为副队长那出格的行为实实在在地捏了一把汗。

他踩着有些沉重的步伐来到两人身边,本来是想要帮小队长把苏副队送回去的,但叶修反而先他一步叫了辆的士给他。

“回去好好休息,今天谢谢你们了。”叶修说道。

吴雪峰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扶着车门不放心,好半天才开口:“要不你们先走吧,小队长?我不醉,先送副队回去。”

“没必要。”叶修笑了笑,“我们家离这里不远,把他弄回去还是挺简单的,你先走吧。”

吴雪峰还有些犹豫,但他心里也清楚小队长不是那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最后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汽车发动之后,他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好几眼,大概是动作太明显了,一旁的司机大叔摇头笑起来,搭话:“不放心你那两位弟弟啊?”

吴雪峰含糊地“嗯”了一声,说道:“是不太放心。”

“哎呀,我看你没必要那么担心的,”司机大叔和善地宽慰他:“虽然另一位喝醉了,但我看跟你说话的那位小哥倒是挺稳重的,人也看得挺紧,没事的。”

“呃……说得也是。”他迟疑地回答。

可是他该怎么说……就因为小队长把人看得太紧了,他才有点不放心呢……

他想起几天前苏副队在结束训练后跟着他偷偷摸摸地查酒店、吹气球,吃饭时把小队长抛到一边,拉着他兴致勃勃地商量着小队长生日当天的流程要怎么安排,结果这种和副队长亲密相处的时间还不足一天,他就被人叫到一边询问“你们几个是有什么想瞒着我的打算吗”。看着那双波澜不惊的黑色眼睛,吴雪峰敢肯定以小队长的聪明程度,绝对早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搞得清清楚楚了,但对方好心地装糊涂,他也只能顺其心意把苏副队当诱饵丢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吴雪峰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然后就忍不住替队里的副队长操心起来。

别看小队长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没个正行,看看他手里的战斗法师也该知道这位可并不是那种毫无攻击性的男人。想了想苏副队醉酒后一再撩拨小队长的场面,吴雪峰再一次由衷地希望两人能平安无事地度过今晚。

5

吴雪峰可能不会相信,其实叶修一开始也是这么希望的。

他把人送到床上,擦脸又擦手,做完这一切后才有心思坐到床边出了一会儿神。那颗被吃到一半的薄荷糖本来就没剩多少了,还没到家就化得干干净净,但这么久了,口腔内却依稀残留着薄荷的香气与凉意。

他忍不住回忆起那颗糖的滋味,顺便还有对方探进来的温热的舌尖。

难得地,他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苏沐秋在睡梦中弯着嘴角,那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梦。梦外,叶修弯下腰小心翼翼地从对方的口袋里拿出剩下的几颗糖,打量了一会儿,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然后半夜里睡到一半,突然被砸门的声音惊醒。

他打着哈欠把门拉开,果不其然看到苏副队正靠在墙上等待拾取。

“酒醒没?”

叶修懒洋洋地发问,而回答他的是一个几乎将他扑倒在地的熊抱。

“醒了!”苏沐秋大声说。

“好吧,看来还没醒。”叶修把人接住,没忍住亲了亲对方乌黑的发顶,又哄道:“那要我把咱们苏副队送回房呢?还是就在哥的床上继续睡?”

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温暖的被窝,看对方没什么特别反应,便佯作无奈道:“好吧,看来是不满意,那我送苏队长回去?长夜漫漫,欢迎再来。”

“再来个头!”苏沐秋气鼓鼓的,“哪有你这样的?”

他是被叶修背回来的,在半路上就睡着了,然后被人一路服务到床上,现在大概是睡够了,所以才跑了过来。

这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样子啊,叶修琢磨着。

他倒也不慌,毕竟熬夜是常态,对他来说现在睡不睡都无所谓,看着苏沐秋大半夜精神十足的模样,叶修也不急着赶人去睡觉了,干脆顺着对方意思,问道:“我怎样?”

“你说怎样?礼物是你要的,我送礼物说了什么你没听吗?”苏沐秋吐字清晰,但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的酒气,显然还没清醒过来。他认真道:“都让你收好了,你怎么不听话?”

“真送给我了?”叶修笑了。

“不是你非要的吗?”苏沐秋瞪他。

叶修不说话。

于是苏沐秋突然就更生气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吧!

“不要算了。”

他吐出一口气,转身想离开,然而刚走一步就冷不防被人拦腰抱起。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动地压着叶修倒在床上。

后者在他身下一边急促地喘气一边笑,情绪难得外露得这么明显。

“谁说我不要了?”

然而苏沐秋的思路已经跳跃到其他地方去了。

“你别动。”他眨了眨眼睛,捧着对方的脸严肃地盯着看,“你是叶修吗?我不信,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居然来冒充叶修那个家伙……”

叶修跟着对方的思路走:“那你说我是谁?”

苏沐秋沉思了三秒钟,找到了答案:“你是一叶之秋。”

“哈哈,那你呢?”

“我是沐雨橙风。”苏沐秋一本正经道,“现在,新一轮胜负比拼开始了,沐雨橙风在高台率先发起进攻。反坦克炮?量子炮?”说完这句话,他歪着脑袋笑了笑,突然一口叼住了眼前那个不断滚动的喉结,他力道轻轻地磨了磨牙,注意到身下的人被自己吓得心脏狂跳后,才满意地放过对方,颇为得意地宣布:“不对,是热感飞弹,你就给我乖乖受……喂!”

两人位置猛地换了过来,苏沐秋握住对方想要作乱的手,可脖颈、锁骨、胸口却仍被一一啃了个遍,最后他终于有余力反抗的时候,两个人的舌尖早就勾缠到了一起,暧昧的水声听得人耳朵发热。他的手就放在叶修的肩膀上,好像是要推开,但又仿佛是把人拉得更近。

“这次算你赢了,我们回到之前礼物的话题吧,沐秋。”叶修说,“别乱动,我拆礼物呢。”

他抬起头笑了笑,嘴唇因为先前的吻湿漉漉的。

这个理由很充分,而且在叶修生日当天赢了他也的确挺伤人面子的,让寿星拆个礼物高兴高兴也好。苏沐秋想了想,乖乖地把人拉向了自己。

6

然后两个人就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个遍。

别说“叶哥”了,“哥哥”这个更耻的称呼也喊了不少声。叶修也把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尝了个遍,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

苏沐秋拖着好像废了的双腿从床上爬下来时,又忍不住怀疑了一下人生。

只是这次他怀疑得一点也不专心。

好吧,他承认,比起怀疑人生,自己其实更想揍叶修一顿。

虽说昨天一再主动的人是自己,叶修只是被动接受的人而已……

一只兔子在狮子面前跳来跳去,还时不时凑到对方鼻子下抖抖耳朵,那这头狮子不把它吃进肚子里只能说是狮子废了——这么一想好像是错在兔子。但是吧,这只兔子也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头狮子,一直以为大家物种一样,都是只吃素的小白兔啊。

而且叶修他一个滴酒不沾的人,面对一个喝醉酒的人,怎么就没有把持住呢?

苏沐秋:“……”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叶修怎么就没有把持住呢。

于是叶修从浴室里出来,一抬眼便看到双瞪过来的眼睛。可苏沐秋本来就长得秀气,浑身上下还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再凶狠的视线都没法让叶修感受到杀气。

更何况他也没觉得对方想发火,很震惊倒是真的……

“醒了?”他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苏沐秋没理这句话,他现在正在努力清除自己刚才因为胡乱猜测而滋生的奇怪病毒,刚才那一眼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可病毒查杀到一半,他突然想起夜里被翻来覆去的自己,又感受了一下浑身上下的酸痛,悲从中来,决定要让叶修陪他一起感受下痛苦杀毒的滋味。

“你喜欢我啊?”苏沐秋突然问道。

他已经准备好在对方莫名其妙地呆住时嘲笑出声了,谁知道他还没想好露几分笑意,对方居然神色如常地点了点头。

“你终于知道了啊。”叶修说。

7

这么多年了,叶修一直觉得苏沐秋的情商非常的迷。

他是一个很会交朋友的人。

没有人会讨厌苏沐秋——就像是天赋一样,只要相处过一段时间,他很容易就能获得人们的友谊。苏沐秋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人。

照理说,在人际关系上,苏沐秋应当不会有什么差错才对,但是作为跟他朝夕相处有相当一段时间的同居人,叶修有话要说。

说起来,他第一次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是好多年前的事。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

苏沐秋被人叫了出去,直到叶修副本次数用尽都没有回来,他本想去看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一起身就看到人了——苏沐秋正在吧台旁边跟一个女孩谈笑。

那个女孩的模样一看就是喜欢他。

叶修看了一会儿,觉得没出大事就兴致缺缺地坐了回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苏沐秋才回来,叶修自觉对这种事不感兴趣,可嘴巴自己一动,突然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来了一个以前关系不错的同学,沐橙挺喜欢她的。”

叶修瞟了一眼桌上的礼品袋。

“送你的礼物?”

“给沐橙的吧,回家再打开看。”苏沐秋不怎么在意。

叶修当时没说什么,只是后来看着沐橙戴着一副黑色护腕时,突然有些无语。

这怎么看都不是给女孩子的礼物吧?

这种事后来又发生了几次。

苏沐秋模样秀丽,身姿挺拔,人还聪明,这几年的确吸引了不少女孩儿,但是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他迟钝得有些过头,居然没有一个长久地留在他身边。

她们一个一个出现,又无一例外地消失不见。终于,苏沐秋也发现了不对劲。

他跟叶修诉苦:“是不是在女生眼里,我挺讨人厌的?”

叶修想了一会儿要怎么回答。

“还好吧。”他说,“你怎么突然在意起这些?”

苏沐秋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你想谈恋爱了?”叶修看向他。

“什么啊——”

这声惊呼是真真切切的讶然,不含一点羞赧之情。

叶修心中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情调侃他:“那你关心起这事儿做什么?”

苏沐秋挠了挠脑袋。

“这、这不是——”他吞吞吐吐道,“这不是沐橙也要成为一个大姑娘了嘛……”

叶修觉得好笑:“你们这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嗯……”

“说啊!”

“好吧,那我就说了。”

“那些女生是想跟你谈恋爱,才来接近你的。”叶修说道,“但你没可能喜欢上她们,她们看懂了自然会离开,这很正常。”

苏沐秋:“……”

“怎么不说话了?”叶修欣赏着对方的蒙圈表情。

苏沐秋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们喜欢我???”

叶修笑了:“对啊。”

笨蛋,其实我也喜欢你。

他当时没有说出这句话。后来,在他们进入联盟,成为嘉世战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冠军拿了一个两个三个后,他还是没有说。

虽然这个时候苏沐秋的眼神和小动作,也已经非常明显了。

可让人生气的是,他就是什么都察觉不到——

连比他小了三岁的沐橙也发现了不对劲,为了哥哥的幸福着想,她还拉着叶修说过悄悄话。小姑娘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情,试探地说:“如果哥哥对你……”

叶修当时觉得好气又好笑,但最后也只能无可奈何道:“嗯,我知道的,我只是想再等等他。”

等苏沐秋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感情。

他一直在等。

直到昨天晚上,苏沐秋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真的把手交给他,说“这就送给你啦,记得收好啊”,夜风中薄荷和烟的吻,在他怀里说着“给你吃糖”,还有在他放过苏沐秋之后,后者却依旧不依不挠地跑过来,嚷着“礼物是你要的”,并让他把礼物收好,不能放到一边。

在苏沐秋一下子叼住他的喉结的时候,叶修终于承认了一件事。

想要跟苏沐秋谈恋爱,委婉的那套根本没有用。

简单粗暴的直球才是对付他的硬道理。

他叹了口气,终于把那句话说出口:“你终于知道了啊,我喜欢你。”

苏沐秋的脸渐渐变红了。

“苏沐秋,我喜欢你。”

“我、我知道了。”

“我很早就喜欢你了。”

“好了好了,我都说了,我知道了!”

“喜欢你这么长时间,偏偏就没有一点自觉。”

“叶修!”

“其实你也喜欢我,你知道吧?所以你昨天才……”

“妈蛋!”

“哈哈,生气了?”

“……”

“好吧,那就再问最后一句……”

“……说。”

“昨天晚上说好的礼物还作数吗?”

“……”

“嗯?苏副队?有在听吗?”

苏沐秋别过脸:“……作数。”

END


热度(382)

多甜之秋

我cp特别特别甜

© 多甜之秋 | Powered by LOFTER